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米米小說傲嬌男神拿走不謝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傲嬌男神拿走不謝

時間:作者:米米主角:

傲嬌男神拿走不謝完整版小說是一本都市言情最新章節講述的是: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原本平靜如水的生活瞬間起了波瀾,她以為從此會脫離現實的軌道,他卻突然改變主意,為她遮擋面臨的風風雨雨。他的商界奇才,帥氣多金,冷峻霸道,拒絕了所有的柔情,卻將萬千寵愛集于她一身。當誤會、陰謀、阻撓接踵而來時,他是否能守住她撥開云霧……...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傲嬌男神拿走不謝》小說,這本小說屬于都市言情類型,為大家帶來完本章節,先看一下簡介吧: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原本平靜如水的生活瞬間起了波瀾,她以為從此會脫離現實的軌道,他卻突然改變主意,為她遮擋面臨的風風雨雨。他的商界奇才,帥氣多金,冷峻霸道,拒絕了所有的柔情,卻將萬千寵愛集于她一身。當誤會、陰謀、阻撓接踵而來時,他是否能守住她撥開云霧……

第一章 初見,  還沒進入深冬,已經是寒風刺骨。

  顏雅茹一邊不停地搓著雙手一邊踏入辦公室,剛落座,桌上的座機就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

  顏雅茹伸出凍得有些發麻的手本能地拿起聽筒俯到耳邊,嘴唇輕啟,“喂”字還沒說出口,嘴形就變成了一個弧形定格在半空中。

  她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愣了半秒鐘,還沒反應過來,對方早已迅雷之勢啪地掛掉電話。她一邊撓頭念叨“完了完了”,一邊迅速起身往樓上唐珊珊的辦公室跑去。

  辦公室門敞著,唐珊珊雙手交叉于胸前,踩著高跟鞋不停地來回踱步,見到顏雅茹進來,將手中的單子重重地甩在她面前的辦公桌上。

  顏雅茹戰戰兢兢地拿到手里,這是兩天前的調度單,上面用黑筆赫然標記著她給宋氏集團調度的一輛半掛車中途冷機出現故障,箱體溫度升高,產品出現嚴重質量問題。

  顏雅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驚恐地張大嘴巴發不出聲來,拿著單子的手情不自禁地顫抖起來。

  “你說吧,這事誰負責?”唐珊珊強壓心中的怒火,一字一頓地逼問她,卻容不得半點狡辯。

  “唐總,我……”顏雅茹怯怯地抬起頭,弱弱地回應,還沒說完,電話響了,她順勢掃了過去,便知是宋氏集團市場部打來的,手抖動得更加厲害。

  唐珊珊走到桌前躬身盯著來電顯示,猶豫了片刻。剛剛臉上還是烏云密布,頃刻間就露出標準的八顆牙,輕柔地拿起聽筒,聲音也變得異常溫和。

  不知道對方說了什么,唐珊珊白皙紅潤的臉瞬間變得鐵青,只見她長大嘴巴發出“啊”地一聲驚呼,重重地攤坐在后面的轉椅上。

  她顫巍巍地將聽筒再次俯到自己耳邊,咬了咬唇瓣,強打起精神,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滿臉堆笑地哀求對方再給一次機會,但是話還沒完,對方就撂了電話。

  顏雅茹微微一怔,不由地向后退了一小步,看著唐珊珊低著頭托著額頭一言不發的神情,知道自己闖了大禍。

  她剛想說點什么,唐珊珊突然暴跳如雷,激動地指著她的鼻子對她劈頭蓋臉一頓痛罵,整個人因為生氣劇烈地抖動。顏雅茹再次愧疚地垂下頭,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任由唐珊珊發泄。

  唐珊珊稍稍平息怒火后,雙手撐著桌子,冰冷地看著顏雅茹,聲色俱厲地吐出幾個字:“如果合同解除,你也卷鋪蓋走人!”然后不耐煩地揮揮手示意她出去。

  顏雅茹拽著樓梯扶手踉踉蹌蹌地下樓,剛走到辦公室門口,就看到里面幾個老員工圍在一起頭緊挨著頭嘀嘀咕咕地議論著。

  顏雅茹依稀能聽到他們的談話,什么公司這次不僅要失去最大的靠山,還要賠償巨額違約金,等等之類的話。看到顏雅茹進來,有人輕輕咳嗽了幾聲,他們齊刷刷地將目光聚焦到她身上,臉色凝重地搖搖頭回到各自的座位。

  沒有經歷過危機處理的顏雅茹腦袋一片空白,她拎起手提包失魂落魄地起身出門。

  也許當務之急就是找到宋氏掌門人宋之皓本人,才有可能有回轉的余地,她巴巴地這么想著。

  宋氏集團總部坐落在林海市最繁華的商業中心,早有耳聞宋氏大廈是一座由全球頂級時尚建筑設計師設計而成的魚形建筑,是林海市的標志性建筑。

  打的需要半小時的車程,坐在出租車里,顏雅茹十指緊扣,她努力讓自己先平靜下來,然后閉上眼睛絞盡腦汁地思索如何取得宋之皓的諒解。

  還沒來得及細想,車子已經到達目的地。顏雅茹站在廣場上環顧四周,有很多游客正在對著宋氏大廈一邊拍照,一邊驚嘆其設計的獨特。

  但是顏雅茹卻無心欣賞,她全然忘記凜冽的寒風,額頭甚至沁出一絲細密的汗珠。她握了握拳頭,長噓了一口氣,聳了聳肩,故作輕松地朝著總裁辦走去。

  “小姐,您找誰?”宋之皓的助理站起身攔住了她。

  眼前的男人看上去約莫二十出頭,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溫文儒雅,高大帥氣。顏雅茹柔聲地回答:“我是宏遠的小顏,有要事要見宋總,麻煩您通報一聲好嗎?”急切的聲音里帶著乞求。

  助理將顏雅茹領到隔壁的會客廳,不緊不慢地倒了一杯溫水遞給顏雅茹,讓她稍候。

  顏雅茹握著水杯如坐針氈,興許是因為緊張用力過度,杯子里的水溢到她的手上,她都無暇顧及,忐忑地注視著門口的方向,默默地回憶剛才準備的一大串說辭,心提到了嗓子眼。

  片刻功夫,助理就折返回來,推了推他的眼鏡,彬彬有禮地說:“對不起,宋總不見。”

  顏雅茹得知被回絕的消息,兀地立起身:“啊?那可怎么辦?你就跟宋總再通融一次好不好?我真的有要事,很急很急。”

  助理愛莫能助地搖了搖頭,一邊抱歉一邊欠身送客。

  顏雅茹抿了抿唇瓣,只好作罷。

  剛出電梯,手機鈴聲便傳了過來,顏雅茹急忙將思緒拉了回來,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手一哆嗦,按了接聽鍵,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聽到唐珊珊的聲音,尖銳而刺耳。

  唐珊珊給顏雅茹下了軍令狀,給她兩天時間,處理這次危機。顏雅茹盯著手機,搖了搖頭,輕輕嘆了口氣,朝著公司門口的方向惆悵地走去。

  正當她不知所措地舉目四顧時,大廳中央石柱上掛著的古銅色大鐘提醒了她,她突然眼前一亮豁然開朗,抬起手臂握緊拳頭給自己加油,然后情不自禁地笑了,露出兩個迷人的小酒窩。

  顏雅茹走到大廳正門左邊角落的歐式沙發上,不時地用余光瞄下鐘,然后又迅速將視線落在不遠處電梯的位置。還有半小時就下班了,她在努力地尋找著那一道只在電視上見過的身影。

  以這樣的方式見宋之皓,顏雅茹有些毛骨悚然。提到宋之皓,整個林海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年輕有為,帥氣多金,頂級CEO,商界奇才,這些耀眼的光環,讓宋之皓成為眾多女生追求熱捧的對象。

  只是聽說宋之皓一向以冷酷霸道的形象示人,有人曾經扒出他這些年的影像資料,全部都是冷到極致的表情,別說一張微笑的照片,就連一張哪怕帶一絲絲笑意的照片都不曾有人見過。

  更有甚者說,無論是出席公眾場合還是私人聚會,宋之皓身邊從沒出現過任何女性。即便如此,無論何時何地,宋之皓都是眾人關注的焦點。

  就在顏雅茹懷疑自己是否看花了眼,與宋之皓失之交臂時,專屬電梯的門消無聲息地打開了。

  雖然沒見過活人,顏雅茹還是第一時間認出了宋之皓和他隨行的助理。一身黑色修身風衣,搭著一條圍巾,雙手插在褲兜里,目光冷冷地注視著前方。

  顏雅茹揉了揉眼睛,暗自感嘆,那些外界傳言的標簽放在他身上,簡直吻合得天衣無縫。

  而且他本人比熒幕上看到的更加耀眼,更加顛倒眾生,難怪那么多女生為他瘋狂,為他欲罷不能。只是那張俊美的臉上無時無刻不透著一股冷漠孤傲,生人勿近的氣息。

  顏雅茹已經顧不得那么多,她迅速立起身跑到宋之皓的面前抬起胳膊攔住他:“宋總,您好,我叫顏雅茹,是宏遠集團調度員,冒昧打擾您,請您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宋之皓停下腳步將視線落在眼前這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身上,微微皺了皺眉心,停頓了約莫兩秒,然后神情淡漠地回答了兩個字:“不能。”就直接繞開她往門口走去。

  守候半天好不容易才見到他,顏雅茹有些不死心,她本能地抬起雙手,抓住宋之皓的衣袖,聲音有些顫抖:“宋總,就耽誤您幾分鐘的時間,請您無論如何給我個機會行嗎?”

  宋之皓緩緩側過頭,垂了一下眼皮,望向她緊緊抓著自己的手,抿了抿唇瓣頓了頓沒有發聲,眼神略顯得有些定格。

  宋之皓的沉默和沒有躲避,讓顏雅茹暗暗驚喜,她微微定了一下心,繼續說道:“宋總,我們會盡最大的能力……”

  還沒等顏雅茹說完,宋之皓已經不耐煩地用力抽回自己的胳膊。

  興許是力道過猛,扯得穿著高跟鞋的顏雅茹打了個踉蹌,人順勢往前撲去,好在一旁的助理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扶住了她,才使她沒有跌倒。

  宋之皓看都沒有看一眼,拍了拍被顏雅茹扯得有些微皺的衣袖,直接將目光移向前方,扯了扯領帶,不帶一絲溫度地說:“通知保安,不要什么人都隨便放進來。”

  助理恭恭敬敬地回了一句:“是。”

  宋之皓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他仿佛剛才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似的邊走邊接電話。

  顏雅茹似乎聽到了一句:“金色年華,一會兒見。”

  等她追到門外時,宋之皓已經車速極快地呼嘯而去。第二章 初見,  林海城的冬天出奇的冷,路上的行人紛紛戴上了手套圍巾,裹得嚴嚴實實地匆匆走過,呼呼的西北風夾著沙塵肆虐地刮著。

  顏雅茹出門時只加了件薄外套,她不停地跺著腳,一會兒將手放在嘴邊呵氣,一會兒又用手捂著凍得發紅的耳朵,然后不假思索地鉆進了一輛藍色桑塔納。

  金色年華,林海市最著名的高檔私人會所,只有有錢有權的上層人士才有資格成為那里的會員。

  顏雅茹像做賊似的躡手躡腳地穿過兩個巨型石獅,探著腦袋怯怯地朝著緊閉的紅木大門走去,還沒到門口,就被不知從哪里竄出來的兩個身著黑色呢子大衣,戴著墨鏡的彪形大漢給駕到了幾米外的停車場。

  剛想追上去,旁邊的紅色法拉利停下了,從里面鉆出兩個穿著水貂皮草的年輕女子,酒紅色波浪卷,白皙肌膚,性感紅唇,高跟長靴,挎著LV,從顏雅茹身邊輕盈地掠過,帶著淡淡的清香,顏雅茹像看到救星一般地跟隨著她們,乞求她們帶她進去。

  兩個女子有些莫名其妙地微微蹙眉斜眼看著她,撇了撇唇瞪了她一眼,便徑直朝大門走去,剛才那兩個大漢點頭躬身幫她們開了門。

  顏雅茹只好又退回到數米外的停車場,在一排排整齊排列的豪華轎車中,一眼便認出了那輛醒目的黃色蘭博基尼。

  宋之皓剛從洗手間出來,就聽到走廊里傳來的談話聲。

  “就她那副窮酸樣,還想進來,哼。”一個女孩嬌滴的聲音中帶著嘲諷。

  “就是,也不照照鏡子,鄉巴佬。”另一個女孩隨聲附和道。

  看到宋之皓迎面走來,她們立刻噤聲,像被點了穴似的僵在那里,眼神卻跟著宋之皓的身影一刻不停地轉動,直到脖子發酸時,才回過神來,宋之皓早已回到了自己房間。

  宋之皓選擇了靠窗的位置,脫掉外衣隨手搭在椅背上。

  剛想坐下,透過藍色落地窗隱隱約約地看到停車場上有個女人,站在自己的車旁,不停地來回踱步,長長的黑發被風吹得凌亂不堪,兩手交叉抱在胳膊瑟瑟發抖,瘦削的身子好像隨時都可能被風卷飛。

  雖然看不清她的臉,宋之皓還是一眼就辨出了顏雅茹。只不過他用了兩秒就收回自己的視線,其他人沒有一絲察覺,宋之皓若無其事地坐下和幾個朋友一起打牌。

  幾個鐘頭過后,宋之皓側過邊喝咖啡邊低頭看手機,他用余光再次掃了下窗外。

  昏昏沉沉的天空已經暗淡下來,偌大的廣場幾乎看不到行人,風沙夾雜著殘葉在空中瘋狂地飛舞,層層烏云籠罩著整個城市的上空,仿佛隨時都會有暴風雪襲來。

  興許是一直找不到躲避的地方,顏雅茹只好蹲在他的車旁,將頭深深地埋在衣服里,手環抱著雙腿,蜷縮成一團。

  這時,旁邊的車子啟動了,里面的人探出頭來不知跟她說了什么,顏雅茹抬眼看了看對方,努力地搖了搖頭,繼續縮回脖子保持著之前的姿勢。

  車子揚長而去,顏雅茹的面前變得空空蕩蕩,她努力地往后縮了縮,緊倚著車身,將自己抱得更緊。

  宋之皓翹著腿,將眼前的一幕收入眼底,端著杯子的手頓了頓,隨即轉過身去和對面幾個人詳談合作的事,似乎已把剛才的一切忘到九霄云外,一直到起身離開。

  當宋之皓穿上外套出現在車前時,顏雅茹猛地抬眼,沖他露出驚喜的笑容。她想站起來,但是蹲的時間過長,腿腳早已麻木,努力了好一會兒才扶著車身踉踉蹌蹌地立起身。

  這時宋之皓已經坐進駕駛室發動引擎,隨時準備離開。

  顏雅茹見狀,驚慌地迅速跑到車窗前拍著窗子,喊宋之皓開門,眼看宋之皓紋絲不動,顏雅茹靈機一動,打開后門快速鉆了進去。

  “宋總,我……”

  “下去!”宋之皓的聲音低沉而凜厲。

  “宋總,看在您和宏遠合作這么長時間的份上,您就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吧。”顏雅茹當著沒聽見,一口氣說完。

  還沒得到回應,宋之皓已經抓住顏雅茹的胳膊,強行將她拽下來,然后啪地一聲關上門,絕塵而去。

  顏雅茹一邊追一邊大聲喊著“宋總”,片刻功夫,車子就消失得無影無蹤。顏雅茹著急地跺了跺腳,無奈地咬著嘴唇,漠然地盯著宋之皓離去的方向。

  “難怪外界傳聞宋之皓開車很少用助理,真是個怪人。”顏雅茹囁嚅道。

  街道兩旁早已燈火通明,看著霓虹燈閃爍,顏雅茹一臉倦容地倚在一側的榕樹旁,一動不動,直到手機鈴聲響起。

  唐珊珊的電話總是很適時宜地出現,顏雅茹無奈地想著,然后疲倦地舉起來接聽。

  收回電話,顏雅茹獨自在大街上徘徊,腦袋微微作痛。

  唐珊珊已經給她下了最后通牒,還有一天的時間。

  三個月前,她剛剛走出大學校門,和許多年輕人一樣拿著簡歷懷揣著夢想穿梭在大大小小的招聘會現場,為了能到宏遠上班,她查了很多資料惡補了很多關于調度方面的知識,才擠破腦袋從一摞厚厚的簡歷中脫穎而出。還沒發揮自己的光和熱,就要被夭折,顏雅茹為自己造成的錯誤而懊惱,她躺在床上托著后腦勺呆呆地盯著天花板。

  手機突然傳來收到信息的嘟嘟聲,顏雅茹有氣無力地拿起手機,然后募的坐起來,揉了揉眼睛,張開雙臂“哇”地大聲笑出來。

  信息是唐珊珊發過來的,上面是宋之皓的別墅詳細住址,顏雅茹有點喜出望外。

  宋之皓的別墅坐落在林海市郊外的半山腰上,周圍是青山綠水環繞,環境優雅別致。

  顏雅茹趕到那里時,天剛蒙蒙亮,朔風凜冽,呵起成冰,還有片片雪花飛舞。

  幸好今天換了件羽絨服,戴了圍巾手套,顏雅茹暗自慶幸。

  別墅圍墻的大門緊閉,只有兩旁石柱上的月亮燈明晃晃地亮著,她把手放在門鈴上,遲疑了片刻,又重新收了回去。

  正當顏雅茹巴拉著門往里瞧的時候,三樓的臥室燈亮了。接著就看到一個身影拉開落地窗簾打開門出現在陽臺上,伸了個懶腰扭了扭脖子,繼而探出腦袋伸出雙手看了看天氣。

  宋之皓站了片刻,準備返回臥室時,突然看到門口有個人影在晃動,不停地在沖著他手舞足蹈。

  他定睛一看,瞬間皺起眉頭,搖了搖頭,冷漠地退了回去,不一會兒,燈滅了。

  顏雅茹收回笑容,像癟了的氣球孤獨地在風雪中飄蕩。

  眼看守候無望時,宋之皓穿著一身白色運動裝徑直朝她走過來,顏雅茹一陣竊喜,巴巴地等著宋之皓為她開門。

  還沒等顏雅茹反應過來,宋之皓已經鎖了門沿著山路跑了數米遠。

  顏雅茹尷尬地撓了撓頭,隨即跟在宋之皓后面。幸好穿的是平跟鞋,她使出渾身力氣一邊追一邊喊著“等等我”,宋之皓置若罔聞。

  出了校門,顏雅茹便沒有繼續跑步的習慣了,三個月沒有運動,體力已經完全跟不上,不大會兒,就大汗淋漓,氣喘吁吁,只好停下來雙手撐腰,躬著身大口喘氣。

  宋之皓頭也不回地漸漸消失在轉角處。

  天色已完全亮起來,雪紛紛揚揚地下著,一會兒功夫,地上已經落了厚厚一層積雪。

  顏雅茹稍作調整,又繼續奮力追趕。但是路面太滑,她在下坡的時候不慎滑倒重重地摔了出去,一只腳扭傷了,劇烈地痛,掙扎了半天沒能站起來。

  路上看不到一個行人,偶爾有車子出現也是疾馳而過,濺了她一身的雪花。

  顏雅茹坐在地上,捧著腳小心地按摩轉動,不但無濟于事,還變本加厲鉆心地痛。

  約莫半小時過后,她遠遠地看到宋之皓的身影越來越近。她早早舉起胳膊沖著他揮手,想請他幫忙搭把手將自己扶起來。

  但是宋之皓面無表情地從她身邊跑過,連速度都沒有降下來。

  顏雅茹氣急敗壞地沖著他的背影嚷嚷:“哎,你有沒有人性?”

  宋之皓充耳不聞,繼續向前跑去。

  坐在地上的時間過長,身下的雪已經漸漸融化,顏雅茹感覺渾身冰冷,一股寒氣不停地由體內往外竄,她不由得打了一個寒噤。

  她環顧四周,拼盡全力艱難地爬到路的一側,用力折斷一根青竹作拐杖,支撐自己站起來,然后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動。為了能趕在宋之皓上班前到達別墅,顏雅茹強忍住疼痛加快了步伐。

  重新回到別墅門口,管家正在清掃院子,顏雅茹扶著門氣若游絲地和她打招呼,也許是忽冷忽熱,感染了風寒,顏雅茹一邊劇烈地咳嗽一邊苦苦哀求管家開門,聲音嘶啞而無助。

  不明就里的管家看著顏雅茹如此狼狽,雖可憐她卻不敢擅自做主,她安慰道:“姑娘,你稍等啊,我去去就來。”說完就立刻放下手上的工具,步履蹣跚地跑進室內向宋之皓請示。

  過了半晌,管家帶著復雜的表情走了回來。沒有得到主人的應允,她只好苦口婆心地勸顏雅茹:“姑娘,你還是先回去或者暫且找個地方避一下。”

  顏雅茹謝過老人,卻執意要作最后一搏。管家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她在漫天飛雪中像雕塑一般地立著。

  再次見到宋之皓,他已經換了一身行頭,白色的襯衫外面配了深藍色立領外套,顯得清新俊逸。他快速走到院子里叫住管家,和她小聲說著什么。

  “發生了什么事情?”顏雅茹暗暗思忖。

  只見管家不住的點頭,神色里帶著擔憂。

  吩咐完管家,宋之皓就到不遠處的停車位去取車。

  顏雅茹正束手無策地念叨“怎么辦?怎么辦?”時,唐珊珊的電話又來了。

  電話那頭,唐珊珊的聲音顯得有些崩潰,她告訴顏雅茹,有業內消息稱,宋氏正在物色新的合作伙伴,現在已經有多家實力相當的公司遞交了材料,只等宋之皓定奪。

  這個消息猶如當頭一棒,顏雅茹腦袋嗡嗡作響,她臉色蒼白,渾身顫抖,心情更是跌入了冰窖。

  車子飛一般地開出來,顏雅茹不顧一切地沖到前面,張開雙臂攔住宋之皓的去路。

  只聽“咔擦”一聲,宋之皓一個急剎車停了下來。

  一旁的管家驚得目瞪口呆。

  宋之皓箭步跑下車,單手將顏雅茹推到墻角,沖著她低吼一聲:“有病!”然后掉頭就上車,狠狠地踩了一下油門,“呼”的一聲開走了。

  顏雅茹被自己剛剛的行為著實給嚇到了,過了半響才緩緩睜開眼,顯得有些驚魂未定。

傲嬌男神拿走不謝已全部完結,關注公號回復書名可以用手機慢慢看哦,親,一定要關注哦

同類文摘

棋牌室租赁合同
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怎样玩时时彩 富贵三肖六码3肖1码 组六全包稳赚方案 福彩胆拖投注 11选5吧 江苏快三倍投七期必准 11选五遗漏数据 打龙虎300快怎么赢2000 玩彩票长期赢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