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一世歡焱小說弱冠登碧玉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弱冠登碧玉

時間:作者:一世歡焱主角:

弱冠登碧玉完整版小說是一本穿越架空最新章節講述的是:一夜之間,她成了別人的禮物,家破人亡卻不想誤信讒言,在報仇的路上越走越遠...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弱冠登碧玉》小說,這本小說屬于穿越架空類型,為大家帶來完本章節,先看一下簡介吧:一夜之間,她成了別人的禮物,家破人亡卻不想誤信讒言,在報仇的路上越走越遠

第一章 桃鄉之花,  風假清池,桃香馨正。

  鼻嗅雨泥芬芳,采擷粉桃枝上。巧鼻玲瓏,桃化作唇香,佳人眼神里竟有些許迷醉。

  她在等那人來。

  桃花鄉有一女子名喚素期,出身少有的書香家庭,姿態優美,體態豐饒,喜好舞武以伴長詩,流連郊野且攀長枝。

  這說的便是她。

  素期衣著粉色外衣,衣尾漸變為奶白,頭上掛著兩個俏皮的圈圈,幾絲鬢發垂在臉頰邊修飾著桃面。

  她正坐在樹上,那樹干不似綠樹粗壯,顯示出女子的輕盈。

  如此粉嫩,她另一只手里卻拿著一把紫色長劍,淡紫色的流蘇在風中輕舞。

  素期嗅著桃花,視線飄向天邊,發怔了許久。

  那人是不是不會再來了?

  杏眼蒙上寸縷失落,淡淡哀傷之美竟然流露出來。

  忽然有踩樹枝的聲音傳來,“喀”。

  細微一聲,素期耳尖聽見了,面色一喜,朝著聲音發來的地方伸長了脖子。

  可看清來人時,又露出失望的表情。嘴一撇,甚至還有點兒嫌棄的樣子。

  “你來做什么?”素期放了手中的桃花,扶著樹干,問。

  只見她眼前,近處的桃樹下,一個褒衣博帶,一副儒生相貌的男子正一臉慌張地扶著帽子。

  他的帽子都驚得差點掉下來。

  沒出息樣,素期撇了撇嘴,身體微微一躍,一個旋轉翩翩點地。

  她兩步邁到那人跟前,抱起胳膊,先前的嬌婉安靜都仿佛從未來過一般。

  見男子不說話,她又冷冷地問了一遍。

  “你不在家里好好讀你的圣賢之書,來這里做什么的?”

  “我……”男子的視線移動到一邊,竟然不敢正視素期,嘴里結結巴巴不知道拿什么來解釋。

  素期肩膀一聳一落,有點兒不開心:“段喃,你又偷偷跟著我了!”

  “唔!”男子身體一顫,頭壓得更低,腳尖不經意地挪向一邊,臉上滿是不安和回避,恨不得憑空消失,趕快逃走。

  素期看著他,眼神有點無奈又強帶著冷漠。

  許久她嘆了口氣,胳膊也不再抱著,面色和武器稍稍溫和了些:“秋來便是要考了吧?”

  她如何忍心對他尖銳鋒利?雖說她不希望段喃這般追隨他,害怕不想要的事情發生,但二人青梅竹馬,她……

  素期不斷地猜想著他的感情,越是如此就越不忍心一刀剖開皮膚,將五臟六腑都挖出來曝光于烈日之下。

  一陣風從桃林深處卷來,傳來悉悉響聲。

  素期立馬轉頭望去,臉上帶著驚喜。她轉而一皺眉,對著段喃說:“你快撤!恐怕有危險!”說著就抽出手中長劍,縱身一躍,在樹與樹之見飛舞過去,衣帶飄飛,倏忽不見。

  幾雙靴子點過一條條樹枝,身影在桃樹中飛速閃過,行如疾風,敏如閃電,身形幾乎出現了重影。

  仔細看過去,原來是一群人與一個人的角逐。

  趙子威就是那個被追逐的人,他的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來,身體里的痛楚拉扯著他的神經。

  可他不得不死撐著,一點一點消耗他所剩無幾的內力和體力。他一刻也不能停,后面的那群人簡直就像一群瘋狗一樣窮追不舍。

  他們知道他受了傷堅持不了多久。

  這一次一定要把趙子威抓回去復命!

  可惡,趙子威咬緊了牙關,眉間狠狠地皺起。他眼前有點兒恍惚,已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又要到什么地方去。

  腳下輕飄飄的,不過是在機械性地重復著輕功的動作。

  就在這時,身后的人冷不丁地投擲出一顆石子,重重地打擊在趙子威的背部。

  切莫小看了石子,它讓趙子威疼得夠嗆。

  麻痹感順著脊椎在身體里傳導著,猶如被電擊。趙子威連臉上的風都快感覺不到了,知覺在一點點離開他,腳步越來越笨拙。

  忽然眼前的模糊里出現了一大片粉色,趙子威還以為是飛來的桃花。

  他迷了眼,感覺乏力。

  “公子今日很是精神啊!”

  清亮的女聲響起,趙子威心尖一顫。

  趙子威依然皺著眉頭,瞟了女子一眼。

  素期隨著他飄逸著輕功,在瞧見趙子威的臉色時著實嚇了一跳。

  五官依舊硬朗,卻微微揪在一起。細長眉眼中帶著苦楚和擔憂,迷人又凄慘。平日里唇紅齒白的男子,此刻面如死灰,唇色發黑,一副病態。

  天啊,他這是發生了什么?竟然整成了這副憔悴模樣?

  “公……公子……”素期緊張起來,她滿眼都是趙子威,全然沒發現身后的“狼群”。

  趙子威憋了一口氣。

  “走!”

  他用盡了全力,說完便眼前一黑。

  “公子!”

  這是他聽見的最后的聲音,素期的慌張。

  昏昏沉沉,不知道過了多久。

  軀體一片溫涼,肌膚似乎有軟綿綿的手撫摸過,觸感細膩絲滑。

  這感覺讓趙子威莫名地愜意和安心。

  他喉嚨里發出一聲混濁的響,像奶貓被撫摸時舒服的一聲咕嚕嚕。

  這聲音卻驚走了那只溫暖的手,趙子威心里悵然若失。

  自己干嘛沒事找事,好好裝睡不就好了嗎?

  “公子,你可是醒過來了?”溫柔清麗的女人聲音十分地秀氣,語氣里帶著小心。

  那聲音就像是林間清泉,要把他心里的污濁洗凈,要將干涸的心靈滋潤。

  趙子威睜開眼睛,因為太久沒動又有傷在身,他的眉不禁皺了一下。

  “公子,你可算醒了,嚇壞小女子了。”

  趙子威被纖弱的手臂扶起來,他搖了搖腦袋,看清了一旁的女子。

  她此刻睜著大大的杏眼,眼含淚光地看著他,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又擔心得不得了。粉嫩的小臉上沾了一點灰,她自己卻渾然不覺。

  趙子威無奈地嘆了口氣,喃喃:“啊,又是你啊。”

  素期抿著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接他的話。

  趙子威四下張望,發現自己正躺在炕上,炕上鋪著幾層稻草了事。

  這里是一處被遺棄了的草屋,外面傳來淅淅瀝瀝的雨聲。屋里一片昏暗破敗,每個角落里都是沾了灰塵的蜘蛛網。室內除了一個桌面不完整的破木桌外,就只剩下一個缺了半個門的碗筷柜子。屋外夏季的夜風通過破了洞的窗紙跑進來,夾帶著雨絲。

  這丫頭倒也是奇了,他闖蕩江湖多年,避雨的最爛之處也比這好上個幾倍來。

  趙子威的目光落在素期身上,這才發現她身上也臟了,裙角被撕掉了些被用來包扎他身上的傷口了。

  心里忽然感覺到有點溫暖,還有點兒心疼。

  素期眨了眨眼睛,她發現趙子威正溫和如水地看著自己時,臉上感覺到有點兒燒起來,“公子……”

  “嗯?”趙子威眼睛亮了一下。

  素期撓了撓臉蛋,說:“公子餓不餓呀?身上……痛嗎?”

  趙子威摸了摸肚子,似乎是感覺到有點兒饑餓。可是看看這天色,想也不方便弄什么吃食了,便說自己沒有食欲。

  “那個,你是如何把我帶到你家里來的?”趙子威問。

  素期噗嗤一下笑了,“誰說這里是小女子的家了啊,小女子家中可不是這般模樣。”

  趙子威一愣,假咳嗽了兩聲看向前方。

  尷尬。

  “昨日公子忽然暈過去,就摔在了地上。小女子是準備將公子帶回去的,可是半路殺出幾個男子來攔路,就沒有成。”素期一臉輕松地說著,就好像在講別人的事情一樣。她笑起來,“不過那幾個男子真是兇猛,小女子對付他們花了好大的功夫。”

  趙子威咽了口口水,看著素期可愛的笑容,內心既佩服又感到可怕。

  這么一個弱小的女子,竟然能帶著他對付四五個特務?

  “不過公子不必擔憂,小女子子這劍里還有霧氣,完全可以掩護公子的。”素期得意地晃了晃長劍。

  嘛,原來是靠著煙霧。趙子威舒了口氣,這塵世還沒有可怕到超出他的想象。

  他看著素期,發現她身上也沾染了污垢,繡花鞋底滿是泥土。

  狼狽不堪。

  趙子威嘆了口氣,心中悵然。

  每次見到這個丫頭,她都是光鮮亮麗的。總喜歡仗著自己輕功了得便總追著他,直到他離開桃林。

  她似乎從未離開過那片桃林,桃林深處是她的家鄉。

  “今日我趙某多謝姑娘救命之恩,趙某也便不再計較姑娘過去的糾纏了,”趙子威忽然嚴肅起來,聲音低沉。

  素期一愣,驚訝地看著他說不出話來。

  若不是她“糾纏”他,今日他指不定遇上什么不測。他卻如此無情,想著一筆勾銷?

  她抿起嘴,頭偏向一邊,臉上氣得發紅。

  自己是否應該甩袖子離去,保留一些顏面,免得他說自己死皮賴臉了?

  可是這樣能與他獨處的機會不多,日后可就沒有了。

  空氣一片沉寂,屋外有雨滴答滴的聲音。

  這樣的架勢僵持了許久,趙子威見她沒反應,便轉頭看了她一眼。

  這丫頭臉怎么紅彤彤的?可是淋了雨病了?

  趙子威伸出手觸碰到她的臉,而素期被嚇得往后躲了點。

  “你……公子要干什么?”素期咬著下唇,不敢正視趙子威。第二章 把東西交出來,  趙子威可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親,這個姑娘因為他而病了的話,便是自己的責任。

  嘖,所以他不愿意和誰牽扯。

  “你可是發燒了?”趙子威直勾勾地看著素期。

  “沒有。”素期氣呼呼地背過身子,臉偏向一邊。

  她又沒吃錯東西,又沒淋雨,哪里會生病。

  那是給氣的!

  趙子威扯了一下嘴角,只覺得她在生氣所以狡辯。他一把扯過素期,把她牢牢地鉗制在了懷里。

  素期驚呼一聲,瞪大了眼睛,心怦怦跳。

  這……他要做什么?!

  剛剛才說要別人與他分道揚鑣,現在又這般對她,什么意思啊?

  趙子威淡淡地看著素期,默默伸出手熨帖在她的額頭上幾秒,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

  似乎他自己的溫度要比她高點兒……

  什么啊,是自己想多了。

  窘迫。

  趙子威抿唇,立馬轉移話題,用責怪的語氣問:“你身上怎么這么涼?”

  “我……”素期臉上越發紅了,她離他是那么地親近……

  她已經無話可說了。

  低下頭,誰知道她在看著哪里。

  趙子威抬頭,五官擰了一下。恨啊,自己為何那么莽撞,現在可如何收場是好。

  “咳咳,明日雨停了,趙某便送姑娘回去,”趙子威強作鎮定,“今晚姑娘就好好地待著,切莫要著涼了。”

  此時正值夏末,哪兒有那么容易著涼。素期漸漸放松下來,依靠著趙子威。

  她忽然很感謝自己天生體寒,才能在這時用他來取暖。

  只是兩人這么坐著,一晚上也不是個事。趙子威的脊背有點疲憊,又不想半路放開她,便將素期橫抱起丟到了炕上,順勢壓過去。

  素期被他這么一丟,還有點兒懵。又因為他靠了過去,心跳快得要飛出心腔。

  趙子威就那么抱了素期一夜,一夜未眠。而素期很放心地待著,羞澀又甜蜜了一陣子之后,忍不住困倦而睡去了。

  也是,照顧了他一天一夜,哪個小女子孩能撐的過去。

  一股暖流在趙子威心里淌過,久違了的溫柔。他不經意地撫摸著她的頭發。屋外的小雨滴答聲漸漸消失,初陽通過門和草屋的縫隙探進來,就要離別。

  離別對素期來說未必不是件好事。

  “呼嚕~”

  懷里的人哼了一聲,表示她快要醒過來。趙子威立馬閉眼假寐,生怕四目相對的尷尬。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虛。

  她并沒有動靜,繼續睡去。趙子威舒了口氣,慢慢抽回被壓著的手臂,可是負傷的身體僵硬了一夜一時間還是難以動彈,他不禁皺了一下眉。

  支撐著自己起身,慢慢地走出草屋。屋外一片花紅柳綠,清新的空氣沁人心脾,原來還是一處好地方。

  哈啊,趙子威深吸了一口氣。

  那幾個狗特務害得他這么疲累,等他恢復好了再遇到他們幾個,非要好好修理他們一頓不可。

  趙子威叉著胳膊,踢了一腳石頭。

  “公子。”

  一聲嬌喚傳來,素期揉著眼睛迷迷糊糊地走到趙子威跟前。

  “哦,姑娘醒了,”趙子威看都不多看她一眼,“那我們走吧,姑娘的家人也該擔心了。”

  素期不情愿地“哦”了一聲,接著小聲地嘟囔到:“公子昨日那般接觸小女子,肌膚之親本該對人家負責的嘛。”

  趙子威無奈地看了她一眼,那話落入他耳中令他心中一緊,的確他沒有考慮到這個,畢竟……

  “姑娘不是趙某接觸的第一個女人,”趙子威隨意地說,“昨晚之事你知我知便好,又不是什么大事。”

  素期撅起小嘴,心里感覺被狠狠地捅了一刀。

  她心儀他,可他呢……

  趙子威輕視著素期,忽而戲謔一笑說道:“再者說了,姑娘怎么看都是個小丫頭,能叫做女人么?”

  丫頭?

  素期不樂意了。

  她強制著自己的情緒,保持著一個小姐的素養耐著性子說:“小女子今年已有十五,并非公子所說的小丫頭。”

  “好好好,”趙子威不愿意與她多糾結,“快走吧,記得路嗎?”

  素期不高興地哼了一聲,耍賴起來:“小女子子這離開桃鄉是頭一回,并不知道路。”

  無妨,她不曉得路,他曉得。

  只是委屈了姑娘只能隨著他一同步行回去了,要他再多使輕功怕是消耗不起。

  就算千萬個不情愿,素期仍然被帶回去。鄉口,段喃正等在那兒一臉焦急,一見到她來就迎了上去。

  而趙子威就此停步,沒有要去為素期作證的意思。

  無情的男人!她那一張嘴如何能和爹娘講的清楚?

  趙子威沒良心地轉身就走,其實他何嘗不知道女子的煩惱。只是他一個外鄉人若是與素期一同回去了,她的父母了解實情了,外人眼里她未必不坐實了“不守婦道”“水性楊花”的罪名。

  唉,家人鄰里就是多事,所以他趙子威愿為天涯浪子,永不歸門。

  鄉口那位男子,一臉的擔心,也許是她的情郎吧?

  趙子威笑了一下。

  十五了,也是該嫁人了。他這浪蕩的人,不適合做誰的歸宿。

  一縷桃香隨風去,猶如他,萬縷青絲揚,浪子無定所。

  啊,對了,他還不知那女子的芳名。

  算了,無所謂了。

  段喃與素期一同走在路上,兩人特別安靜。

  段喃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可素期是心不在焉,滿腦子都在想著趙子威。

  腳下輕飄飄的,素期知道自己的心被那個不知名的美男子掠奪了。

  即使一開始只是感覺這個匆忙飛來飛去的人很讓人有興趣,后來被他的容貌所吸引,最后不過是救了他一命被他抱了一晚上而已。

  素期的天空里炸出一片煙花來。

  是啊,救了他一命,那么他們就不只是一面之緣了。

  是生死之交啊!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走進了沈府,大廳中似乎是有客人來了,沈家父母都坐在堂上,連幾個叔伯都到齊了。

  “段喃,送你素期妹妹下去!”見到素期回來,沈家父母并沒有各種關懷問候,而是厲聲吼著,嚇得素期回了神。

  只見大堂上除了親戚,還有一群男人,一個個都面露兇相。其中兩人似乎是他們的頭頭坐在那兒,笑盈盈的樣子活像兩只笑面虎。

  他們見到素期,露出不善的笑容來,說:“沈家的千金還真是相貌出眾啊,今日一見可長了見識。”

  沈父一改平時的彬彬有禮,又吼了一聲,“還不快走?”

  素期也感覺那幾個男人笑得她渾身發抖,她扯了扯段喃的衣角,小聲說:“我們走吧,來者不善啊。”

  段喃卻好像舍不得帶走素期一樣,他站在那兒,抿了抿唇,一臉堅定。

  他拉起素期,直直地就往大堂上走。

  所有人都瞪著他,包括素期。他卻一聲不吭,繃著張臉。

  素期心里升起一絲不安來。

  這段喃生來性子就比較懦弱,一言不合就妥協。如今這個樣子,要么是下了十足的決心,要么就是……

  素期看著他,擔憂地皺起眉。

  要么就是被人操控了。

  素期看了看一旁的叔伯們,他們要么是神清氣閑,要么皺眉深思,還有的甚至一臉鄙夷地看著素期。

  他們想要做什么?

  為什么要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難道都是因為自己夜不歸宿而……

  她連忙低下了頭,看著自己臟兮兮的衣裳。

  “大哥啊,我看這素期也回來了,你就當著大家的面說清楚吧。”二伯說到,一臉好言相勸的模樣。

  素期咬住了嘴唇,果然是自己的事情讓大家擔心了。

  沈父繃著張臉,吐了口氣,說:“這件事情老夫不愿意牽扯小女,”轉而瞪了段喃一眼,嚴厲道,“讓你帶素期下去,沒聽到嗎?”

  段喃挺著頎長的身軀絲毫不為所動。

  素期感覺到有點兒害怕,她想要把手從段喃那兒抽出來,可段喃的卻握得死死的。

  “段喃,你想做什么啊?”素期小聲地問他,然后看了看四周的人。

  “把我要的東西交出來,我自然不會為難你們沈家。”那不速之客之一開口了。

  這個人是前來要東西的?這么說來,親友們齊聚一堂并不是因為自己夜不歸宿了?

  要什么?要物,還是人?

  人,這么一想,素期倒是有了點思路。

  難道是趙公子?

  可是趙公子已經走了啊,她自己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且讓她供出趙公子的行蹤,趙公子身上還有傷一定會被帶走,她于心何忍。

  素期抿著唇,在腦子里想著如何應對。她看看段喃也是一動不動的,心里便有點兒焦灼了。

  忽然她大喊:“你們要的東西不在我們沈家了,請諸君另尋他路吧!”

  “閉嘴!”沈父在這十五年里第一次吼了她,他氣的胡子都吹了起來。

  素期身體一顫,也瞪著沈父。

  “沈素期,這里容不得你多事,”后母見沈父也那般對待素期了,便也跟著不給面子。她那嘲諷的嘴終于可以擱在素期身上了,簡直大快人心。

  她看不慣這個小姐很久了,仗著是夫人的女兒就霸占著老爺的寵愛,不好好讀書就喜歡耍刀弄劍的,哪里配做小姐。

弱冠登碧玉已全部完結,關注公號回復書名可以用手機慢慢看哦,親,一定要關注哦

同類文摘

棋牌室租赁合同
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炸金花透视300一天 重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河北排列7开奖时间 麻将1元南昌群 快餐店赚钱诀窍 七星彩开机号查询 大众麻将烂牌胡牌牌型 三星手机捕鱼达人2刷金币 乐通老虎机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