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四月奇跡小說盛世王妃神醫七公主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盛世王妃,神醫七公主

時間:作者:四月奇跡主角:

盛世王妃,神醫七公主完整版小說是一本穿越架空最新章節講述的是:OMG!有沒有搞錯!穿越這種事竟然會如此狗血的發生在她容羽倩的身上?這簡直比砸中牛頓的不是蘋果而是榴蓮更加讓人難以相信啊!不過,既來之,則安之,且看她容女俠如何在這個不知道什么鬼朝代的古代,闖出一番天地來吧!只是,為什么小說里的女主穿越后,都是呼風喚雨的女中豪杰,而她卻穿成了個永遠只能待在深宮里的公主?不行,一定要溜出去才行!可是,老天爺啊,她不就是溜出了宮門一次,還是本著治病救人造福百姓的心溜出的宮門,為什么偏偏她就遇上了這么多的牛鬼蛇神呢?如果早知道這次的行為,會導致此后的一系列的幸與不幸,她容羽倩那人格發誓!她!一定還是會溜出去的……因為有他,所以,再多的不幸,也最終會成為幸運。...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盛世王妃,神醫七公主》小說,這本小說屬于穿越架空類型,為大家帶來完本章節,先看一下簡介吧:OMG!有沒有搞錯!穿越這種事竟然會如此狗血的發生在她容羽倩的身上?這簡直比砸中牛頓的不是蘋果而是榴蓮更加讓人難以相信啊!不過,既來之,則安之,且看她容女俠如何在這個不知道什么鬼朝代的古代,闖出一番天地來吧!只是,為什么小說里的女主穿越后,都是呼風喚雨的女中豪杰,而她卻穿成了個永遠只能待在深宮里的公主?不行,一定要溜出去才行!可是,老天爺啊,她不就是溜出了宮門一次,還是本著治病救人造福百姓的心溜出的宮門,為什么偏偏她就遇上了這么多的牛鬼蛇神呢?如果早知道這次的行為,會導致此后的一系列的幸與不幸,她容羽倩那人格發誓!她!一定還是會溜出去的……因為有他,所以,再多的不幸,也最終會成為幸運。

第一章 偷聽之嫌,  西陵以北之地,未央城。

  陰云密布,瘟疫橫生,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的浮尸餓殍,從街頭到城門,一路病人的哀嚎、呻吟,貫穿著城墻內外。

  容羽倩放眼望去之地皆是滿地狼藉,她才穿來沒多久,就聽聞未央城鬧瘟疫,秉著前世醫德,她帶上了不少藥材來到城里,卻發現低估了瘟疫的蔓延速度,那點藥材根本就不夠用。

  若非如此,她也不用來買藥材,更不會遇見這樣一個蠻不講理的伙計。

  和他說話,不被氣死,至少也要少活幾年,強壓下往上竄的怒火,她說,“你這的藥材比別的地方貴好幾倍,誰買不起呀!”揉了揉眉心,她擺擺手,“把你們老板叫出來,我不想跟你廢話。”

  伙計的臉色隨著她的話而漸漸變僵,今天老板不在,他才敢私自提高藥價,若是被老板知道了,那還了得?

  “藥材就在這里,要買就買,不買就別擋著我做生意。”

  說著將容羽倩推嚷著出門,滿臉的不耐煩。

  宋徹原是來找容羽倩,卻看著她被伙計粗魯對待,跨步上前推開伙計,將容羽倩護在身后,仔細檢查著她并沒有受傷,他才放心下來。

  容羽倩在看到宋徹之后,眼光一閃,扯了扯他的衣袖,意示他附耳過來。

  兩人熟識態度惹得伙計越發刻薄,“買不起藥材就不要進我們同濟藥鋪,看你們這窮酸……”

  話音未落,宋徹一個箭步上去把他撞到,又翻身壓在伙計身上,順手接過容羽倩遞來的破布往伙計嘴里塞,隨后偏頭朝容羽倩點頭意示。

  后者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又恨恨得瞪了地上的伙計,這才大搖大擺的去掀開了進入內堂的簾子。

  簾子之后有條灰暗的過道,走了約莫半柱香的時間,才到走到盡頭,里面是幾間屋子。

  她連著敲了幾間房門都沒人應,約莫是她運氣不好,掌柜不在家?

  懊惱得看了看周圍,她正想打道回府,卻忽然發現,在幾間屋子邊上的角落里,有一個半人高的白漆木門,因為院壁是灰白色的,故而這個木門若是匆匆一看,根本就不易發現。

  慢慢走近木門,她伸手打算推門,卻被耳邊傳來的小聲談話阻止了動作。

  “五爺,昨日收到您要來的消息,我們早就準備好了。”

  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容羽倩估摸,應該就是這家藥鋪的老板,她心中一喜,再次想推開木門,有微微遲疑,人家在談話,貿然進去打擾會不會不太好?

  猶豫之間,又一個人說話了。

  “嗯。晗兒在苗疆身體調養得怎么樣了?”

  低沉清冷的聲音淡淡劃過,和著滿懷的關心,如同一陣柔和的風,可以在瞬間撫慰一切躁動不安的靈魂。

  容羽倩的耳朵天生對聲音敏感,聽到這樣低沉又帶有磁性的聲音,自是在心中起了波瀾,同時也生出好奇的心思,擁有這樣嗓音的人,會是什么樣子?

  “唉……小姐的身體還是老樣子,”中年男子長嘆一聲,又似想起什么一般,“聽說最近在跟著下人們學著刺繡,說是要做個錦囊送給五爺呢!”

  “是嗎?”凌云淺笑,似乎想象到她和女工們學刺繡的模樣,面上難得泛出一抹笑意。

  “對了,五爺,還有一事。”

  “你說。”

  “最近未央城瘟疫盛行,不少藥材鋪都爭相倒閉了,我們要不要從盛元……什么人?”

  忽然響起的大喝,嚇得門外的容羽倩心間哆嗦,她只是長久保持著一個姿勢導致手腳酸痛,好不容易換個姿勢,腳剛移動,就踩上一只過路的蛐蛐,受痛的蛐蛐一聲長鳴……

  她暗道自己是踩的什么狗屎運,奇葩事情一件接一件的來……亂飛的思緒還沒來得及整理好,凌云的手掌已經祭出,隨后院里勁風掃過,木門轟然大開。

  緊接著是一陣猝不及防的對視,庭院里的少年十八九歲,一股清冷沉靜的氣度與生俱來,穿著淡青色的衣衫,慵懶地坐在那里,不近不遠的睨視她。

  她還從來沒見過長得這么好看的人,一時間呆呆的盯著人看,直到中年掌柜的大喝,才恍然驚醒。

  “你是什么人?誰讓你進來這里的?”

  “呵呵……”

  干笑兩聲,她只好故作從容的穿過木門,走進他們所在院子,比起外面住所的空曠,這里面的院子可算是優雅到了極致。

  周圍花圃里種植著奎尾花、無甘草、雅音菊……連冬日雪蘭這種價值連城的藥材都有三株。

  一步一樣的細數過來,走到青衣少年跟前的時候,她的嘴巴簡直可以塞下一個鴨蛋,因為那少年旁邊的桌案上有一小盆植物,幾片細長血色的草葉頂上,含著一朵玉色的花苞——赫然是血陽珠玉。

  她只在前世家族古老的草藥譜上見過,聽長輩們說血陽珠玉的生養條件極為苛刻,但它卻是所有醫者夢寐以求的藥材。

  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她怔驚的視線移向青衣少年,連帶說話都有些結巴,“這,這花是你的?”

  “奇怪,花不是我的,難不成是姑娘的?”

  依舊是清冷低沉的語氣,凌云抬眸看跟前少女,她白色的衣衫上沾染了不少灰塵,柔順的長發被編成了兩條辮子垂在胸前,一雙大眼不斷眨巴的盯著他,仿佛還帶上了不少奇異的色彩,霎時直覺自己在這個奇怪的女人心里已經被賦予了某種含義。

  直覺不錯,擁有這樣身家的草藥,家財沒有萬貫,至少也有千罐。容羽倩心頭打鼓,且聽兩人對話,青衣少年應該是藥材鋪幕后的老板,既然他這么有錢,為何苛刻店鋪里面賣的便宜藥材?還是說做生意的都想賺得更多?

  當下對少年生出鄙夷,長的帥有什么用,又不能當飯吃。

  總算是找回了理智,她挺直腰板兒,說話都有了底氣,“看你的樣子像是個富家的公子,按道理說不應該缺錢啊,怎么還賺起了老百姓的冤枉錢呢?”

  “放肆,誰允許……”

  掌柜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凌云揮手打斷,“姑娘這話何意?同濟藥鋪一向講究仁義禮信,又何來賺冤枉錢的說辭?”

  凌云散漫的眼神落在容羽倩的身上,突然間有那么一剎的閃爍,小腹中陡然生出一股暗涌,難道是剛才動了內息?

  他不動聲色的挑動內力壓制,修長的手指微微抓緊袖袍,清冷的容顏上也一絲絲變涼。

  被他的眼神看個正著,容羽倩也微生出遲疑,少年的模樣也不像是說謊,但外面的伙計說的藥價高的不像話……

  “那你們把治療傷感風寒的生甘草、蘇葉、麻黃的價格提高了好幾倍?三兩銀子一錢的藥材啊!可是夠了尋常家庭的半年收入,還說你們沒賺冤枉錢?”

  說起那些藥材,她火氣不打一處來,現在未央城內外,到處都是得了瘟疫的病人,藥材店的人不但不秉著仁義心思去救人,反倒大肆的提高藥價,哪里是為人醫者應當做的事?

  調動的內力很快將腹部氣息強壓下去,凌云不著邊際的松開了手掌,衣袍下的褶皺處已經被汗漬濕透了。第二章 回程之路,  他視線轉向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冷冷清清的神色沒有過多情緒浮動,“烈掌柜,怎么回事?”

  “肯定是伙計犯了渾,屬下馬上去處理這件事。”

  店里的伙計心頭幾斤幾兩,他這個掌柜還是清清楚楚,多半是趁著他不在,想著私自提價賺一筆。

  向來耿直的烈掌柜當即向容羽倩賠罪,“這事是伙計的錯,小店從來都是本本分分的做生意,也不會有比其他藥鋪貴好幾倍的現象,老夫這就去教訓他,還給姑娘一個公道。”

  “既然如此,烈掌柜,你就帶她出去拿藥吧!”

  他視線轉向桌案上的碧玉色花苞,淡淡一語,顯然是不想再搭理人的意思。

  “是。”

  烈掌柜得了令,就做出一副請容羽倩離開的模樣。

  她轉過背去,剛才在知道伙計犯錯時就一直存著尷尬,好像真是自己誤會他了,要不要道歉呢?猶豫了半天,最終還是喏喏說了一句,“那個,剛才誤會你了。”

  說完就趕緊大步的離開了這個院子,想她容羽倩一生都爭強好勝,什么時候這么誠懇的拉下面子來向人道過歉了?

  她懊惱的抓了抓腦袋,得找個時間冷靜冷靜,剛才一定是抽風了,一定是的!

  院子這面,直到容羽倩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木門外,凌云的心思才慢慢的從花苞上挪開,神色怔怔的看著手上的汗漬,神情晦朔不明,一月一次的日子,又來了。

  忽然一陣清風掃過,連帶著邊上的垂柳輕輕擺動,只一瞬間的功夫,檀木制的桌案邊已然多出一道黑色的身影,黑影上前來遞給凌云一個白色的小瓷瓶,隨之而來的是低沉得幾近詭異的聲音,“公子,要不要處理了她?”

  這個她,當然就是指的剛才偷聽了說話的容羽倩,他不認為公子能容忍有人偷聽了他們談話,還不如自己先發問。

  凌云收回凝視雙手的眼神,徑自從瓶子里倒出一枚火紅色的細小藥丸服下,面上又浮現出淡漠笑容,對于屬下的話不甚在意,“一介鄉村女子而已,不必過于理會。”

  隨后將手中的小瓶還遞給黑影,自己則抱起桌案上的小盆,進了院邊的屋子,留在黑影在原地愣了愣神,公子今天似乎心情不錯?

  跟著掌柜的來到前面的藥鋪,烈掌柜立即按照一般的市面價格給她包了好些藥材。

  老板都給了臺階,容羽倩自然而然也不擺架子,同宋徹一塊兒拿上藥材就出了店鋪大門,至于那個妄圖坑她的伙計嘛!好像不關她的事兒吧?

  在藥鋪耽擱了好些時辰,兩人回到落腳的客棧時,天色微暗,街邊開始亮起微弱的燈光,忽閃的燭焰,極似了人們似有若無的命運。在生死的邊緣上,人只要抓住一點機會,都不會輕易的放棄。

  也正是因為看多了同樣的心境,她很能明白,在別人需要幫助的時候,適時伸手去拉他一把,于醫者不過是一件順其自然的事,而于被救者的一生,卻是一個重生的契機。

  將鍋中剩下的藥分給了客棧里外的病人,容羽倩擦了擦額角的汗水,今天總算是忙活完了,剩下的,就看明日的效果了。

  拍了拍手上的污漬,她回身進客棧,熱情的老板娘立馬迎了過來,“容姑娘,飯已經備好了,你看你先用呢?還是等宋公子回來后再吃?”

  老板娘是本地人,容羽倩才到未央城的時候,曾替她家孩子看過瘟疫,她好生感激,聽聞他們才到未央城,便不由分說的將兩人拉到她家的客棧里面住,加上老板娘本就是生意人,說話分外熱情,這些天明里暗里受她弗照不少。

  看看屋外一片漆黑,容羽倩笑了笑,對老板娘說話也客氣,“就等他回來再吃吧,麻煩老板娘先幫我們熱著好了。”

  “嗯,好勒!”老板娘爽快的答應著,去柜臺吩咐了小二之后,又走到容羽倩身邊,看她時不時往門外張望,心道她是牽掛心上人,還在一旁偷笑,“姑娘放心吧,宋公子只是去城郊邊上送藥,很快就回來了。”

  ……

  真是懶得解釋了!

  老板娘打從一開始看見她和宋徹就覺得兩人是出來私奔的情人,容羽倩幾番解釋也是沒用,后來也隨了她去。

  不過今日的擔心也是有由頭的,若是換作往常,宋徹早就回來了,今天都這么晚還沒回來……

  “瞧,姑娘和宋公子還真是心有靈犀吶!這邊才念著他,立馬就回來了,”老板娘指著遠處浮動的白色衣衫,打趣容羽倩,“我先去給你們把飯菜端上來,你們先聊著。”

  “麻煩老板娘了。”

  容羽倩點點頭,又見著她朝內堂去了,這才轉身回來,宋徹趁著半會兒功夫走到她面前了,他整潔的衣衫染著點點污漬,如玉的臉旁也帶有怔驚,微微喘著的粗氣更是暴露了他的焦急。

  “怎么?撞鬼了?”

  容羽倩引他到桌邊坐下,又倒了一杯茶水遞給他。

  好似沒有聽見她的話,宋徹接過茶水,也沒喝直接放在桌上,手從懷中掏出一枚玉牌給她看,“倩倩,你可認得這個?”

  “當然認得,”接觸到玉牌時她眼神一愣,伸手拿過他手中的玉牌,對著油燈方向看了看,里面一個‘宮’字式樣清晰的顯現出來,“這不是宮里的東西么?”

  “是啊!此番我們出來,宮里知情的人不超過三個……”說到這里他頓了頓,“剛才回來的時候,無意間看到有御林軍來到城里,我偷偷跟著他們,發現是朝城主府去的,想必明日就要全城搜查了,這可怎么辦啊?”

  打量玉牌的視線在接觸到玉牌側縫時,她眼神微微閃爍,隨即勾起一絲了然的邪魅笑容,“怎么辦?還能怎么辦?不想被殺人滅口,就趕緊今晚上收拾東西回去。”

  宋徹神色不解,“殺人滅口?什么意思?你知道是誰透漏了我們的消息?”

  “還能有誰?不永遠就那一個女人嗎?”

  臨近子時,同濟藥鋪后半個院子的房屋里,仍舊透出燭光,晚風吹開虛掩著的窗戶,替屋內帶來了點點冰涼的氣息,而屋內的人仿若未覺。

  凌云的手里翻看著一本不知名的記錄本,時不時用桌案上的朱砂筆點點圈出,有些直接在一旁寫文批注,這些都是最近收購進來的私鹽商販的檔案,里面詳細的記載了他們的運行方式以及路線成本等等問題,他只是粗略的掃了一眼,對于筆下改善的策略信手拈來。

  沒有人知道盛元的經濟命脈正一寸一寸的被他收歸麾下,正如沒有人知道盛元王朝明面上的逍遙王爺,實際上是已故東城軍統帥江尚峰的遺腹子。

  昔年江尚峰率軍同當時還是凌將軍的盛元皇帝一同打下盛元的江山,卻在關鍵時期,凌氏派兵將才經歷過一場血戰的東城軍隊全數誅殺在漠山。

  途中江夫人早產,生下一對體內含毒的龍鳳胎,江尚峰幡然醒悟,凌氏早已有奪取他們東城軍隊的功德之心,他們帶領一隊人馬拼死殺出,將一雙孩子交給屬下,自己則在凌氏的追殺之下反抗致死。

盛世王妃,神醫七公主已全部完結,關注公號回復書名可以用手機慢慢看哦,親,一定要關注哦

同類文摘

棋牌室租赁合同
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以太坊矿机算力 ag麻将怎么打五个发财玩 开长途客车赚钱吗 下载诸暨同城麻将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分析 pt平台官网 代理赌博拉人技巧 重庆老时时彩走势图 老重庆时时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