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澀咖啡小說穿越之進擊的女帝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穿越之進擊的女帝

時間:作者:澀咖啡主角:

穿越之進擊的女帝完整版小說是一本穿越架空最新章節講述的是:一葉國紀元三十三年,閻羅太子死于最愛之人的手上。身世成迷的異能隊長蘇念,穿越而來進入她的身體,展開一章章堪稱傳奇的異界之旅……面首三千,俊男無數,予取予求。國土爭奪,妙手所指,皆我所屬……進擊吧,女帝!...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穿越之進擊的女帝》小說,這本小說屬于穿越架空類型,為大家帶來完本章節,先看一下簡介吧:一葉國紀元三十三年,閻羅太子死于最愛之人的手上。身世成迷的異能隊長蘇念,穿越而來進入她的身體,展開一章章堪稱傳奇的異界之旅……面首三千,俊男無數,予取予求。國土爭奪,妙手所指,皆我所屬……進擊吧,女帝!

第一章 閻羅太子,  夜,悄然降臨,周圍的空氣冷的死寂一片,沒有絲毫的生氣,偌大的皇宮里因靜寂而壓抑沉悶。天空漆黑至極,宛若鬼魅的清風簌簌而過,在這黑夜里顯得格外安靜,湖面平靜的倒映著黑耀般的色彩,涂抹畫面的詭異。

  太子殿里黑壓壓的一片,眾人都屏住呼吸,不敢抬頭看上方的那個身影,渾身幾乎都在顫抖,戰戰兢兢。

  “太子,今晚招誰侍寢?”

  一個身材恍若女子的人放低了聲音,小心翼翼道。

  他身穿黑色蟒袍,衣料華麗精致,袖口處用絲綢繡成片片楓葉的形狀,蒼白的過分的皮膚顯得有些憔悴,頭上帶著一頂做工精細象征身份的黑色長頂帽。聲音尖細而低沉,如同嘶啞的琴音般。

  他便是太子身邊最信任,最得寵的紅人安公公,據說太子從小到大只相信他一個,只有他沒有受過太子的刑罰。

  不過這一切,只是傳聞。

  上好的紫檀木做成的貴妃塌,正散發著淡淡的清香,但是未消散的血腥味卻壓制住了這種天然的味道,反而顯得陰森淺許。

  “安公公,聽說刑部那邊有一個人通過了測試,是嗎?”貴妃塌上的身影緩緩出聲,她的聲音低沉喑啞,有一股天生的暴厥氣息埋藏在里面,讓人不寒而栗。

  眾人皆是身形一顫。

  所謂刑部,是專門供閻羅太子玩樂的地方,每個月都會有一批面容姣好的男孩送進去進行生不如死的調教。被送進去的人,很少有人活著出來,就算出來了,也不過是成為閻羅太子的玩物,接受那地獄般的折磨。

  這個刑部,從太子五歲起便開始進行了。

  安公公聽到太子的聲音,恭敬的伏了伏身子,對太子說道:“回太子殿下,刑部那邊的確有一個人通過了測試。奴才已經去考察過了,那人是煙國的世子煙易蓮,長得不錯,不是個無用的。”

  聞言,太子唇邊勾起若有若無的笑意,陰沉的氣息飄蕩在上空,籠罩在眾人的心頭。

  她眼里的嗜血愈發濃重,目光掃過跪著的眾人,直到眾人皆以為自己會死在這里時,她才勾唇笑了起來,似是十分樂意看到別人窮途末路時的丑態。

  那喑啞的聲音再次響起:“擺駕,去雅湘苑。”

  眾人不敢出聲,不敢動身,只得低著頭等待著太子的離開,太子看了看這群可笑的人,突然間放聲大笑起來,給死寂的夜空平添一分詭譎。

  這聲音愈來愈遠,漸行漸遠。

  待太子的聲音聽不見了,眾人才各自送了口氣,生怕剛才惹得太子不快而喪命。

  蜿蜒的石路悄無聲息,閃動的光在夜晚里跳動,好似如初的螢火,在夜風中搖曳不停。

  太子被侍衛用露天轎抬著,閉上了眼,那魍魎如魅的聲音傳進安公公的耳朵里,久久不散,“瑾年近日是否回宮?”

  “回太子殿下,柳丞相明日回宮,殿下不用著急。”

  太子似乎很滿意這個回答,點了點頭,從旁邊服侍之人端的果盤中拿出一顆葡萄放進嘴里,整個皇宮里就只剩下腳步聲和咀嚼吞咽之聲。

  “太子駕到——”安公公那尖細的嗓音回蕩在雅湘苑。

  雅湘苑里的人見太子來了,慌張跪在地上不敢抬頭,身體瑟瑟發抖。

  七侍人身邊的小侍聽到聲音,連忙跑進房間里,晃了晃好不容易睡熟的七叒愛,帶著哭腔說道:“公子,公子!閻羅太子來了,怎么辦……您快逃吧,太子會殺了您的!公子您快醒醒……”

  七叒愛被小侍吵醒,睜開那雙清澈見底般無害的眼睛,唇邊略微勾起,有些無力,又垂下眸子,攥緊手,松開,道:“你先下去吧,我自有分寸。”

  小侍哭哭啼啼不肯放開,半晌,聽到了緩緩的腳步聲,身體一僵,連忙放開七叒愛,不敢抬頭看來人是誰,匍匐跪倒在地,冷汗瞬間浸濕了后背。

  七叒愛明顯也聽到了聲音,他咳嗽幾聲,艱難下床給來人行禮,低著頭,感受到那股陰冷的戾氣,勉強開口:“太子殿下……”

  等待他的,是一道鞭子。

  “嘶……”那消瘦的身子被鞭子直接掃飛過去,撞在墻壁上,重重落下,發出一聲悶哼,原本血跡斑斑的傷口再次裂開,白色的中衣上散開朵朵血花,格外嬌艷。

  來人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手握著鞭子,狠戾的視線射向那個消瘦無力的身影,陰森森說道:“怎么,七侍人不喜歡本宮的到來?”

  安公公暗帶殺機的雙眼里滿是不屑,手持拂塵,譏諷的望向七叒愛,頭偏向一方,“還不快來服侍太子殿下!莫非七侍人敢仗著太子的寵愛反了不成?”

  七叒愛聽到這句話,顫抖著睫毛,無害的眼眸中是深深的哀慟和恐懼,他像是用盡全身力氣站了起來,低下頭,盡量不讓自己的狼狽放大,顫道:“奴侍不敢。”

  “還杵在那干什么?”安公公尖細的嗓子抬高了音調,夾雜著內力,震的七叒愛的耳膜險些發聾,舊傷新傷交加,讓他驀地吐了一大口血,再次跪倒在地,身子輕顫,卻是不敢抬頭。

  太子厭煩的擺了擺手,將鞭子扔在一旁,玩弄著自己手上的尾戒,低聲道:“本宮乏了,將七侍人送到軍營里好好侍候,記住,不要把人玩死了。”

  語音未落,太子便衣擺一揮,從小侍的面前經過,打算離開這個晦氣的地方。七叒愛低垂著眼眸,眼里死灰一片,一股死亡的無力將他包圍,窒息沉沉。

  雖然知道自己的下場一定會是生不如死,但是聽到這個消息,他還是感到了絕望。

  太子要將他送到軍營當軍妓嗎……嘴角苦澀悲慟,每一天都會有人被送進軍營過著屈辱不堪的生活,但無論如何,他也沒想過他居然也會成為其中的一個。

  可笑否?悲哀否?

  他不是玉瞳,沒有那種絕世美貌能讓太子一年不殺人,更不是才華橫溢的柳丞相,讓一向狠辣無情的太子另眼相待。他只是一個小小的侍人罷了,太子能讓他活到現在已經是他的福氣,他還能強求什么呢?

  畢竟那人是儲君,下一任君主,無法逆反的存在。第二章 血腥殘酷,  真是可笑,他居然會喜歡上一向臭名昭著偏執冷戾,并且愛玩弄男人的閻羅太子!

  閉上眼睛,感受著此刻的寧靜,腦海里浮現了一個小小的身影,那一雙漂亮至極的鳳眼,似黛如泉,刻印在他的心中深處,使他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太子饒命啊,七侍人他不是有意的,請太子開恩!奴才愿意替七侍人罪過,求太子饒了七侍人這一回吧!”小侍慌了,心中一顫,驀地拉住太子的衣擺,死死的看著她,眼里的堅定超越了生死,哀求道。

  安公公見此一腳踢開這個小侍,彈了彈剛才被小侍拉過的地方,冷笑道:“想死是嗎?別惡心到了太子殿下,不然后果不是你這個奴才能夠擔當的起的!”

  這個小侍被安公公一踢,只剩下了半條命。出氣多進氣少,但還是向太子哀求著,眼中的淚水灑了一地,凄涼無邊,“求太子殿下……放,放過七侍人……”

  安公公眸光一深,揮了揮手,冷聲道:“既然你這么忠心,就陪七侍人一起吧,不過七侍人有太子的特令,而你?”

  小侍顫抖了一下,知道自己的求情不但沒用,反而惹怒了太子,他轉頭看向羸弱的七叒愛,只見七叒愛的眼中只有接受,連反抗的意識都沒有。

  太子想做的事,沒有人能夠改變。

  七叒愛當然不想連累唯一對他真心的小侍,只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一開口,只會連累更多的人。

  隨即便有人去壓小侍去軍營。小侍對七叒愛扯出一抹笑來,暗示他別擔心,唇動,只是一絲微弱幾不見聞的話,“公子……是奴才沒用,救不了你……”

  七叒愛搖了搖頭,蒼白一笑,任由侍衛去拉他。

  抬起頭,看著太子遠去的身影,復雜一嘆。

  處理完七侍人那邊,一葉不念的心卻是很沉重,明天柳丞相就要回來了,他會不會埋怨自己隨意草菅人命?

  手撫上臉頰,有些恍惚,這種寧靜的時刻,多久沒有了?

  看到太子的表情,安公公眼里閃過心疼,看了看漆黑的夜空,像是在懷念什么,動了動嘴,“太子不用擔心,柳丞相會知道太子的良苦用心的。”

  一葉不念的心情突然暴躁起來,加快腳步,不想看到這群人。

  因為習武的原因,她很快就到了太子殿,看著已經準備好的溫泉水,還有泉水上漂浮在水面著果盤,努力平息自己的情緒。

  解衣下水,絲絲溫暖沁人心脾,改造著她那冰冷的皮膚溫度,溫泉上方上升的霧氣融化了五官,一葉不念緩緩低頭,看到了自己的傾世容貌,沒由來的一陣煩躁。

  這張臉,與逝去的皇后有六分相似。

  想到那個冰冷無情的女人,一葉不念的雙眼里劃過濃烈的殺氣,這個女人,給了她生命,也同樣讓她墜入深淵。

  她恨這個所謂的母后,既然讓她出生在這個世上,那么為什么要那樣對她!把她當做棋子過后,就隨意糟蹋扔掉?

  如果不是這個女人,她怎么會變成這樣……

  一葉不念平復自己的暴厥情緒后,才把果盤中的一個琉璃碗端了起來,那里面,是滿滿的鮮血。

  散發著濃郁的血腥味,卻把她心里的狂躁不安勾起,一葉不念閉上眼睛,將這碗血喝了進去。

  不瘋不成魔,那么,就讓她來墜入地獄吧。

  看了看自己無論怎么弄都不會起繭的雙手,一葉不念笑了笑,雖然努力讓自己笑得正常一些,但是還是從里面看出了歃血。

  這雙手,沾了很多人的血,惡心的讓她想吐,可是,卻依舊是那么的修長白皙。安公公說,這雙手很像她的母后的手,纖長細嫩,格外好看。

  每個人提起母后時,都是那么的追念懷憶和敬重。

  母后對誰都很好,但唯獨她除外。

  從三歲起,她就知道,母后不喜歡她,一點都不。母后每天都會讓她進行慘絕人寰的訓練,不顧她的年齡承受范圍和身體極限。

  每次她委屈去問母后時,母后只是冷冷的看著她,對她說道,你是太子,不是他人,你不能輸給任何人……

  每次她沒有完成任務時,都會遭到嚴厲的毒打,各種痛苦占據了她的童年,不在沉默中死亡,便在沉默中變態。最后,她偏激,極端,無情,青出于藍勝于藍,有著超強的學習天賦。

  但是她不想如這個女人的愿,把一葉國治理好,而是把一葉國搞得烏煙瘴氣,成了名副其實的閻羅太子。

  閻羅太子所到之處,伏尸百萬,流血千里,一葉國上上下下無不害怕這個惡魔。

  她做到了,但是卻遭來更加嚴厲的教訓和折磨。

  那一日,她站在雨夜里,雨水沖刷著她麻木的傷口,她站在雨中,而那個人,卻慵懶的躺在美人塌上,譏諷的看著她,仿佛她只是一個跳梁小丑。

  她的病犯了,不能控制自己。

  所以她殺了這個賦予她生命的人。

  事后雖然安公公極力隱瞞,但是還是被皇上所知道,不過皇上卻怕她,不敢懲罰這個閻羅太子。

  多么可笑,自己的妻子都被殺了,自己還躲在一處連仇人的面都不敢見!因為皇上的縱容,她比以前更加瘋狂,每一天都要讓太子殿鋪滿鮮血才肯罷休。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想讓這些人為母后陪葬還是什么……

  現在已經無所謂了。

  想了一陣,終于把心中的煩躁壓了下去,簡單的穿好衣服,用內力烘干頭發,向內殿走去。

  腳步一頓,又重新向床上走去,一葉不念撩起簾子,沉穩的抬起腳步,因常年習武而落地無聲。

  床上凸起的一塊似乎覺察到了什么,不急不緩的起身行禮,嬌媚的聲音仿佛能滴出水來,“參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穿越之進擊的女帝已全部完結,關注公號回復書名可以用手機慢慢看哦,親,一定要關注哦

同類文摘

棋牌室租赁合同
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赢彩计划手机安卓版 11选5杀号公式大全 澳洲5分彩计划软件 五星人工计划稳定稳赚 免费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 11选5任选7稳赚技巧 助羸计划苹果入app 红包9包玩法规则 时时彩龙虎怎么推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