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月夕兮小說殺伐女盜之世子爺請繞道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殺伐女盜之世子爺請繞道

時間:作者:月夕兮主角:

殺伐女盜之世子爺請繞道完整版小說是一本穿越架空最新章節講述的是:一只玉麒麟,相愛之人大婚之夜一杯毒酒灌入她喉,梨花樹下許諾三生三世的男人,親手滅了她滿門……萬丈深淵,滔滔江水,一躍入他國,化身凌國將軍府三小姐,愛恨情仇糾葛不斷……誰才是最愛?...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殺伐女盜之世子爺請繞道》小說,這本小說屬于穿越架空類型,為大家帶來完本章節,先看一下簡介吧:一只玉麒麟,相愛之人大婚之夜一杯毒酒灌入她喉,梨花樹下許諾三生三世的男人,親手滅了她滿門……萬丈深淵,滔滔江水,一躍入他國,化身凌國將軍府三小姐,愛恨情仇糾葛不斷……誰才是最愛?

第一章 走投無路,  “你已經走投無路了!留下玉麒麟保你不死!”

  背后凜冽之聲陡然貫耳,馬背上慕若風嘴角的冷笑冰冷刺骨:都已經這個時候了!蕭世鈺你裝什么爛好人!

  為了一個傳說中得之可得天下的玉麒麟,他竟然可以在大婚之夜親手將毒酒灌進她的喉嚨里!

  她永遠會記得,這個曾經在梨花樹下許諾她三生三世的男人,在大婚之夜親手將生她養她的慕王府變成人間地獄!

  他一身紅色砰然推門而入,身上的紅色卻不是喜袍,而是被鮮血浸透的太子服!

  他一把扣住她的脖子,眼底猙獰的笑意徹底將慕若風打入地獄:“女人,看到了嗎?慕王府已滅,玉麒麟再不易主,你的下場就只有一個:死!”

  冷冽的夜風從耳畔呼嘯而過,慕若風只感覺自己活出了一個大笑話,上輩子竟然會相信堂堂凌國太子對真心對一個沐月谷的圣女動情!

  突然嗖的一聲,凌厲的箭風陡然破空而來,慕若風嘴角一聲冷笑,雙腳踏空而起,一腳將厲箭踢了回去!

  灌足內力的劍芒瞬間攪動空氣震飛而去,直插身后緊追不舍的御林軍腹地,只聽嘩啦一聲巨響,無數御林軍徑直落馬。

  慕若風發出爽朗一聲冷笑,一身黑衣似飛鴻般輕巧重落馬背,毫不猶豫地沖向前面的萬丈深淵!

  蕭世鈺背后突然恍若雷劈!

  是他看錯了嗎?為什么這個盜賊出手的動作竟然跟那個女人如此相像!

  蕭世鈺只感覺一股寒氣從腳底瞬間沖破頭顱,不,不對!一年前他明明親眼看見那個女人七孔流血而亡,更親眼看著整個新房在他一把烈火之下熊熊燃燒,只剩殘灰!

  那個女人應該連骨頭都不剩,又怎么會是她?!

  眼看前面就是萬丈懸崖,蕭世鈺快馬加鞭往前沖過去,幾乎就在同時,他手里的一把厲箭狠狠對準了前面縱馬馳騁的女子。

  “這已經是最后一個機會!乖乖把玉麒麟交出來,否則今天定讓你魂歸九天!”

  交出去?呵!慕若風一聲冷嘲,這本來就是她的東西!他蕭世鈺已經強占了一年,如今她再拿回來有什么錯!

  馬蹄在懸崖邊猝然勒住,慕若風下馬,望著數丈深淵之下奔騰不息的江水,眼底冰涼一片:只要過了這若水河,就是燕國的地界了。

  凌國,終有一天,我要讓你們為一年前的滅門之禍付出千萬倍的代價!

  幾十步開外,蕭世鈺帶領的御林軍已經勒馬止步,黑壓壓的人馬仿佛一堵牢不可破的城墻,將慕若風包圍在萬丈深淵的邊緣。

  背后突然傳來足靴落地的聲音,慕若風悠然轉身,果然看到蕭世鈺那張巧奪天工的臉。

  橫似刀鋒的眉,神如黑潭的眼,涼薄的唇勾起邪魅的弧度,鬼斧神工般的刀削容顏仿佛大自然最好的創造物。

  邪魅誘惑,狂肆妄人,如王者親臨,只一眼便能將人的靈魂吸走。

  就是這樣一張霸氣冷酷的俊臉,讓她曾經陷進他為她一步步編織的巨網里,囚困至死!

  慕若風輕然勾唇,眼底的冰寒仿佛碎雪般化開:“玉麒麟本來就是江湖之物,傳說它的主人只能是沐月谷代代相傳的圣女,其他人就算得了也根本沒有辦法破解其中的秘密。太子殿下居然為了這樣一個根本沒用的東西如此大費周章來追殺我?”

  蕭世鈺身子猛地一顫,為什么?為什么她說話的語氣都跟那個女人這么像!

  蕭世鈺眼底寒了寒,再看那女子,一身夜行衣加身,三千青絲隨風悠然融進濃重的黑夜急,雖然黑色面巾遮住了她的臉頰,但是依舊遠遠的就能讓人覺察到她神態間的瀟灑冷意。

  尤其是她剛才凌空踢飛厲箭的那一腳,冷冽狠絕卻似飛鴻掠空般驚艷,這樣驚人的一瞥,記憶中只有那個女人身上才有!

  會是她嗎?蕭世鈺眼底瞬間染上一層黑色,不可能!

  他狠狠咬牙:“前是絕路,后有追兵,你還能怎么樣?交出玉麒麟,我可以保你今生榮華富貴,甚至可以憑借你的本事助我榮登至尊之位!而你得到的,就是榮耀萬丈,名垂青史!”

  “哈哈哈哈!”慕若風仿佛聽到了世界上最好聽的笑話,“太子殿下怕我帶著玉麒麟同歸于盡就直說,何必說出這種虛偽的話來?”

  “太子!跟她廢話什么!不就是一個夜潛太子府的女盜!直接殺了她!啊!――”

  一個人突然憤憤地用劍指著慕若風,話未說完,一道黑色的絲帶瞬間破空纏住他的脖頸,下一刻,他整個身子就被迫拉了過去。

  身體倒地的瞬間,一把鋒利的匕首瞬間對準了他的脖頸:“想殺我的人,下場通常只有一個,你想不想知道?”

  呲――匕首割斷他的喉嚨,頭顱瞬間滾地。

  “蕭世鈺!”慕若風憤然起身,眼底厲光似箭,“除非你親自到慕王府刎頸謝罪!否則我定將凌國攪得天昏地暗!舉國謝罪!”

  蕭世鈺渾身恍若雷劈!涼意從腳底竄上來的瞬間,他不可置信地猛然抬頭望向不遠處的女子,恨不得撕開夜幕徹底將她的容貌看得清楚徹底。

  然而抬頭的瞬間,眼角的光芒只捕捉到女子黑色衣衫的一角,她整個人揚空長飛而去!

  不知怎么,蕭世鈺心頭突然一緊,她不可能躍過若水河的!若水河十余仗寬,從未聽說有高手憑著輕功就飛過去的!

  突然,他眉心狠狠一跳,只見凌空而去的女子衣袖中突然飛出一條黑色長綾,灌足內力的長綾徑直纏住對岸懸崖上的一條藤蔓,只在輕功一瞥間,女子黑色的身影已經徹底消失在視線范圍內!

  她竟然……過去了!

  蕭世鈺眼底翻滾起千層巨浪,腦海猛然回想起曾經繁花叢中輕然掠空的身影,他顫抖沉聲:“來人!連夜回京,明天天亮之前,我要看到慕王府上下全部掘墳毀棺拋尸!”

  若水河對岸,慕若風背后一道涼意劃過,眼底的怒意滔天卷起,蕭世鈺,你到底還有沒有人性!

  轉念一想,蕭世鈺這是開始懷疑她的身份了?十里借空聽音的本事,就是他當初親手教她的!剛才的話,分明就是為了引誘她現身!

  好,很好,那就要看你有沒有本事了!

  慕若風施展輕功翻飛而去,突然胸口一股血腥味直沖喉嚨,她一口鮮血噴出來,身子猝不及防地跌落在了地上。

  她還是大意了。第二章 嫁太子!,  轉念一想,蕭世鈺這是開始懷疑她的身份了?十里借空聽音的本事,就是他當初親手教她的!剛才的話,分明就是為了引誘她現身!

  好,很好,那就要看你有沒有本事了!

  慕若風施展輕功翻飛而去,突然胸口一股血腥味直沖喉嚨,她一口鮮血噴出來,身子猝不及防地跌落在了地上。

  她還是大意了。

  剛才潛入盜取玉麒麟的時候,她千防萬防,卻沒想到還是沾染了一絲毒氣。

  她試過用內力逼毒,但是一開始就發現了,這毒只要一用內力去逼迫,就會迅速蔓延全身,直至七孔流血而亡。

  也不知道她還能堅持多久,她必須盡快趕到燕國。

  她堅持著剛走了沒幾步,突然,空氣中數十道凜冽的殺意陡然刺空而來,慕若風呼吸一緊,只見數十道黑色的身影恍若鬼魅般在她頭頂上空來回穿梭,雜亂無序,然而每個人身上凜冽的殺意卻讓人心驚膽戰!

  慕若風下意識地護住了自己身前的玉麒麟,嘴角勾起一道冷笑:“燕國的朋友難道就是用這種方式歡迎凌國到來的客人的嗎?”

  無人應答,空氣中靜謐得可怕,可是――

  慕若風眸子沉沉一瞇,眼睛里頓時涌現的殺意隨即被她掩飾在靜謐無痕的目光之下。

  剛才還在空中的數十道黑影,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團團圍困住了慕若風,而他們手里锃亮的利劍,泛著的卻是慕若風從來都沒有見識到的絕殺和死亡氣息。

  她盜取了玉麒麟,天下之人恐怕都趨之若鶩,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幫人的動作竟然這么快!

  快得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就陷進了絕殺高手的圍困中!

  慕若風眼底劃過一絲冷意,呵,看來這燕國并不是這么容易就能來的啊!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誰那么快就盯上了她!

  下一刻,只見刀光劍影中,慕若風一身黑衣任意馳騁在黑衣人的亂刀之中,自由靈動之姿仿佛肆意的鷹隼,招招制敵要害。

  突然一道閃電從遙遠的天際劈下來,陰沉大風卷地而起,讓這場黑夜中的廝殺更增添了幾分詭異的色彩。

  此刻不遠處的山峰上,兩人長身而已,肆虐的狂風吹得他們的衣衫獵獵作響。

  一人看著招式狠絕的慕若風,心中不免擔心:“世子,這個女人來歷不簡單,我們要不要查清楚再動手?或者……我們再增派人手。”

  很顯然,慕若風超然的武功是在他們預料之外的。

  夜風呼嘯,旁邊一人并沒有回答,黑夜中,黑色的披風遮住了他的全身,只有他如玉的臉龐輪廓若隱若現。

  將慕若風狠絕的招式盡收眼底,他眼底泛起層層冷冽,唇角正要輕啟,突然一道狂風吹過,慕若風在纏斗中一個偏身,黑色的面巾竟隨風揚起她一半的臉頰。

  清爽的臉頰仿佛出水芙蓉般驚艷地落入男子眼中,男子眸子沉沉一暗,清淺如雪的聲音里帶著緊張之色:“不用了,讓他們全部撤下!”

  空氣中突然有片刻的死寂,他再次將目光沉沉落在慕若風身上,看到她懷中微微露出一角的玉麒麟,聲音飄渺無風道:“今天天亮之前,讓玉麒麟失落至燕國的消息傳遍天下!”

  竟然是她?她竟然來了燕國!

  男子黑瞳下掀起掩飾不住的波瀾,身旁那人只突然覺得有點奇怪:世子剛才……不是一心想要奪走玉麒麟的嗎?怎么現在……

  更奇怪的是,玉麒麟的消息不是應該嚴密封鎖嗎?為什么還要!

  那人也只是淡淡想想,世子的事情哪里是他們這些人可以管得著的?

  他連忙吹起口哨號召所有殺手撤退,慕若風正要狠下殺手,空中卻突然傳來一聲口哨,黑衣人瞬間仿佛鬼魅般消失不見。

  怎么回事?慕若風心中驚疑不定,他們人手那么多,而且個個都是絕頂高手,既然是抱著絕殺她的心態來的,怎么會這么輕易就撤退?

  正想要,突然感覺遙遠處有道異樣的目光沉沉落在她的背影上,她連忙轉身看去,只見山峰之上,夜風卷起男子黑色的披風,遠遠望去,他一身如雪的白衣似九天流泄而下的月光般矗立山頭。

  夜風卷起那一片溫和的雪白之色,黑色的蒼穹之下,那一身雪衣翩然欲仙,世界仿佛只他一人。

  恍惚間,這道白色身影竟突然和記憶中曾經沖進火海將她從死亡邊上救出來的模糊身影重疊。

  慕若風呼吸一緊,連忙上前兩步想要把那人的面貌看得真切,卻不想剛邁開半步,那道白色的身影就突然消失在山頭。

  什么都沒有……她連忙眨了眨眼睛,幾乎就要認為剛才只是自己的錯覺。

  片刻,慕若風自嘲地扯了下嘴角:算了,他那樣的人,又怎么可能出現在燕國的地界之內呢?

  慕若風幾乎是被睡夢中被外面喧鬧的聲音給吵醒的,好不容易可以一覺睡到大中午,吵什么吵!

  她不耐煩地蒙上了被子繼續大睡,不料外面又是一陣鐵騎奔騰而過的聲音。

  慕若風猛地驚醒過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她連忙翻身起來,拎上自己的包袱就下了樓,老板娘一看到她下來,連忙迎了上去。

  “喲!小公子,您這就要走啊?不多住兩天嗎?”

  此刻她正一身男裝打扮,藍色衣衫如水一般從地面掃過,老板娘一看他這細皮嫩肉的模樣,不禁多看了兩眼:“外面現在可亂著呢,小公子你還是多住兩天再走吧?”

  慕若風擰了擰自己的脖頸,脖子發出清脆的骨頭扭動聲響,她隨口問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事兒?吵得我昨晚都沒睡好。”

  老板娘一聽這事兒,連忙神秘道:“小公子您是剛從外面來,不知道也正常,我告訴你啊,今天可是皇上親自監斬將軍府滿門的日子啊!”

  慕若風眼底的波瀾轉瞬即逝,不解道:“將軍府怎么了?將軍府不是一直都深受燕帝信任的嗎?”

  燕國的這大好江山,有一半都是將軍府打下來的!將軍府更是深受燕帝器重,從來沒聽說過將軍府哪里得罪了燕帝啊。

  難道她的消息有誤?

殺伐女盜之世子爺請繞道已全部完結,關注公號回復書名可以用手機慢慢看哦,親,一定要關注哦

同類文摘

棋牌室租赁合同
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脉动棋牌官方下载 中国式家长什么职业最赚钱 江苏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yy直播主持怎么赚钱的 新疆时时彩首页 微信赚钱群 址极速快乐十分软件 捕鱼大师现金版下载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