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櫻彤小說侯府有女待出嫁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侯府有女待出嫁

時間:作者:櫻彤主角:

侯府有女待出嫁完整版小說是一本穿越架空最新章節講述的是:謝長安,榮安侯府嫡次女,自小在福建祖宅陪伴祖母長大,卻因為已有婚約的嫡姐謝長寧與人私奔,被迫易容成謝長寧的樣子頂替聯姻。 君王將門,一曲長終,誰人有幸,可得幸福?...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侯府有女待出嫁》小說,這本小說屬于穿越架空類型,為大家帶來完本章節,先看一下簡介吧:謝長安,榮安侯府嫡次女,自小在福建祖宅陪伴祖母長大,卻因為已有婚約的嫡姐謝長寧與人私奔,被迫易容成謝長寧的樣子頂替聯姻。 君王將門,一曲長終,誰人有幸,可得幸福?

第一章 謝長安入京,  謝長安一向畏冷,一月的京城比之福建要冷得多,一路上光手爐就費了不知多少銀絲碳,饒是這樣,也依舊蜷縮在厚厚的狐皮斗篷里一動不動,生怕哪陣刁鉆的冷風就咬了上來。

  謝老太太嘆了口氣,有些憂心:“你這樣以后留在京中可怎么是好?虧得我還讓你自小習武,一路上抱著手爐就沒有放下,怎生身體弱成這樣……”

  謝長安沒有回答,從福建出來,一路上她說超不過十句話,每一句還都是“冷,加炭”,對父母將她丟在祖宅不管這么多年又突然要她回去的事情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情緒,她半張臉埋在斗篷里,平常也一貫沒什么表情,似是覺得做表情說話都很費力,于是謝老太太也看不出謝長安的想法,不知道她究竟是身子冷還是心冷呢。

  “丫頭,你是想回呢,還是不想呢?”謝老太太只好開口問她。

  謝長安沉默了許久,才悶悶地開口,聲音也仍舊沒什么起伏:“想或不想都無甚區別,左右……他們要我走我就得走,要我回我也得回。”

  謝老太太欲言又止,好半晌才又長嘆了一口氣,想起兒子在信上囑托的事情,再看謝長安也不禁有些心虛。

  他們夫妻將年幼病弱的謝長安丟在福建,十年來也不曾過來看上一眼,臨了出了事情,卻巴巴地要謝長安來收拾爛攤子,她老人家都替他們臊得慌……

  謝長安似是看出了謝老太太的想法,安慰似地依在謝老太太懷里:“我知道他們一準有事要用到我,才會這樣急急來接,祖母放心,只要是不是要安兒的命,安兒忍著替他們辦了,然后我們照舊回福建去,不理會他們……”

  “安兒!”謝老太太又是心酸又是生氣,“你就這么看你老子娘?”

  謝長安苦笑:“祖母莫惱,安兒知道你們一定有事瞞我,這么多年來,他們身邊有長姐和長兄陪伴,我不過是個多余的,難得這一遭想起遣人來福建尋我,也必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謝老太太張了張口,想起兒子媳婦兒囑咐的事情,終究還是沒有再說什么。

  這廂林氏千盼萬盼,總算是將人給盼來了,浩浩蕩蕩的一列車隊,據先行報信的下人說,這還只是一些貴重的布匹玩器,謝老太太的家裝家居還有自小給謝長安攢下用來打嫁妝的木料還在后頭,請了鏢局押送。

  林氏心下暗驚,謝老太太看樣子是要將她的嫁妝全都留給安兒,平時也沒少給安兒攢東西,就安兒的嫁妝來看都要比她為寧兒準備的多了一倍不止,怕是作為姐姐的寧兒心里要不舒服了,想到這林氏一怔,隨即心里泛起一陣苦澀,她這是在想什么,她的寧兒人都不知道在哪,還計較嫁妝呢……

  素蓋青簾的寬闊馬車剛剛停下,林氏忙不迭地上前想要去扶謝老太太,謝老太太似是知曉,在馬車里便道:“不勞太太扶了。”話落,馬車里鉆出一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少女,雖然穿得十分臃腫,身手倒是很利落,也不叫丫頭扶,輕輕跳下馬車,然后對著謝老太太伸出手,穩穩地將老人攙了下來。

  待兩人站定了,林氏這才仔細地打量起了自己十年不見的小女兒,謝長安生得一雙鳳眼,眼窩深邃,眉飛入鬢,鼻梁高挺,頭發并沒有梳一般小姑娘的雙丫髻,反而扎了一個高馬尾,只用一條黑底織金蟠螭紋的發帶扎著,肩寬腰細,因為習武的緣故,背脊挺得很直,看起來如松似竹,十足英氣。若謝家老太爺還活著,見到謝長安的模樣一定會十分驚訝,謝長安的氣質五官都像極了年輕時候的謝老太太。

  林氏看著謝長安的臉,初時看著女兒生得這樣精神,謝老太太將她養得極好,心里十分欣慰,可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越看心卻越沉……謝長安和謝長寧并不相像,謝長寧比謝長安要更美上三分,只要是長眼睛的人都不可能認錯……

  這可就糟了……分明是一母同胞,怎生竟然這樣不像呢……

  謝老太太察覺到林氏情緒外露,有些不滿,咳嗽了兩聲把林氏從思緒里驚醒,林氏看了一眼謝長安,只見謝長安強忍著無措,直直地看著她,眼里全是倔強,似乎是被她看起來并不太歡迎自己的態度刺傷了……

  林氏心里一酸,上前拉著謝長安,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謝老太太嘆了口氣,是在看不下去這對只比陌生人好些的母女僵持在這,只道:“有什么話,都先進去再說吧……”

  “是,老祖宗。”林氏乖順地應道,和謝長安一左一右地攙著謝老太太。

  丫鬟青霜抱著一籃子銀霜炭進來的時候,她家小姐果不其然,又裹得嚴嚴實實坐在窗口發呆,外邊下著大雪,小姐自小在福建生活,還從來沒有見過,這幾日都是這樣,傻乎乎地坐在窗口看著外面的雪景,臉上面無表情,眼神無光,要不是青霜自小服侍她,都難看出她其實是喜歡雪并且充滿好奇的。

  青霜嘆氣,小姐這副性子,喜歡不說,不喜歡也不說,讓太太一時也不知道怎么和她接近,只能拉著她們這些小丫頭詢問小姐的喜好,事無巨細,那小心翼翼的樣子,看得她們都替太太心酸著急。

  “小姐……”青霜輕輕喚道,看謝長安依舊一動不動呆呆地看雪,連叫她都不理會了,覺得有點好笑,提議道,“小姐喜歡的話,不如出去走走?太太說梅園那邊種著許多紅梅,開得正好呢,白雪襯著不知道多美……”

  謝長安有了點反應,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往窗外試探了一下,立刻縮回來,把身上本來就厚實的棉襖裹得更緊了……

  青霜有些無語,從沒見過誰怕冷怕成這樣的,就為她這個毛病,太太恨不得把府庫里的銀霜炭全堆進竹意院來,榮安侯也有些看不下去,逢見到謝長安都要催她出去外邊走走,生怕她在屋里憋出病來。

  謝長安似只在看雪,其實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謝老太太晚飯前便同她講過,她的姐姐謝長寧為了逃避和燕郡王的聯姻,和林家庶房最沒出息的表哥林謙私奔了。謝長安百思不得其解,林謙是個什么貨色,她就有所耳聞,不過是個好酒色賭博的紈绔,也沒聽過有什么才名,如何就能得了謝長寧的青眼?謝長寧生得極美不說,最出名的就是她所譜的一首琴曲“云臺調”,該曲譜被當做壽禮敬獻給皇后,皇后大悅,道云臺調意境深遠,遠非平常女子的脂粉俗曲可比,大贊謝長寧琴藝高深,堪稱女中嵇康。謝長寧在古琴上的造詣被贊作堪比嵇康,這可是極高的贊譽,使得謝長寧名聲大噪,還未及笄,求親的人就已踏破門檻,其中甚至還包括當時才冠天朝的狀元郎王靈風。

  所以林謙到底何德何能,能叫這么個從來是眾星捧月的絕世明珠甘愿放棄一切甚至背負罵名和他私奔?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長腦沒長眼?

  謝長安完全不能理解大才女謝長寧的想法,或許天才皆叛逆,才顯得更與她們這些俗人不同吧……

  謝長安正想著,林氏身邊的大丫鬟鶯鳴來了,說是請小姐到老太太上房去,太太和侯爺都在等她。

  謝長安楞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憋了這么些天,總算是要說事兒了。

  謝長安拒絕了青霜要為她更衣的提議,她知道青霜是嫌她穿得像頭胖熊一樣走起路來難看,但在自己家還要計較這些也是沒意思,就這么著吧。

  青霜無奈,只能順從地跟上謝長安的腳步,謝長安一路走,一路想,他們突然派人接她與謝老太太回京,雖然謝老太太怕她對父母生怨,只說是父母想她,她又到了年紀,早些去京城也好開始相看人家,但她心里門兒清,十年來沒到過福建看她一眼,雖說早就約定好十三歲便要她回來,但也不至于這樣正月都未過就巴巴地派人來接,必定是有什么事,指不定就和離家私奔的謝長寧有關。

  聽聞謝長寧已和天子近臣燕郡王府的世子訂了親,自己的哥哥在邊關苦熬多年得不到晉升,謝長寧和燕世子定親,估摸著就是為了借燕郡王府這股東風,好叫積攢了不少軍功的哥哥青云直上。

  誰能想到謝長寧任性至此,就這么跑了,留下個爛攤子……

  爛攤子?等等!謝長安腳步一頓,心里登時掀起驚濤駭浪,她們難道想李代桃僵讓自己去給謝長寧替嫁收拾爛攤子?

  謝長安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登時又悲又怒,情緒充斥著胸口,沉甸甸地壓著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小姐?”見謝長安突然間停了下來,臉色鐵青,身子也有些搖搖欲墜,青霜有些擔心,連忙上前扶住謝長安,“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謝長安深吸一口氣,咬著牙道:“我沒事,走。”說罷推開青霜的手,大步朝老太太的上房走去,這時候看起來倒是不畏冷了。

  外邊的霜雪再冷,也沒有她此時的心冷。

  “當時我就回娘家要人,誰知林謙這腌臜東西不在就算了,林三那個作死的也說是帶著他媳婦兒說上臨洲巡視鋪子,我母親立刻派人去臨洲尋,家丁回來卻說連別院的大門都沒能進去,林三派人死死守著,無論家丁在外面怎么逼問,就是一口咬定什么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兒子做了什么好事,他能不知道?”林氏說著,眼角又掉下淚來。第二章 換皮緣由,  忘憂此時身處兩境,一邊被墨夷佳子帶入魔門,一邊被困在木九貍的心門中無法脫身。

  心門之內,忘憂死死咬著夜笙歌的小手臂,完全沒有注意到她跟夜笙歌的意識已經可以看到并且觸碰到彼此。

  夜笙歌看著她眉心那朵突然綻放的彼岸花,猶豫了一下,輕輕拍著她的背哄道:“放輕松,拭著去接受那股力量,我在呢,沒事的。”

  我在呢,沒事的。

  這句話讓忘憂莫名的安心,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下意識抱緊夜笙歌,“穆子翊,我痛。”

  夜笙歌身子一僵,眼神閃過片刻冰冷,突然又戲謔起來。這個發育不良的丫頭感情拿他當別人了啊?不過沒關系,誰讓現在只有讓她安全出了心門他才能出去呢?

  那個穆子翊啊……平時叫她什么來著?憂憂?小屁孩?

  想著夜笙歌又溫柔地拍著她的背,“憂憂不怕,我會帶你出去,沒事的。”

  忘憂覺得今天的穆子翊格外溫柔,聽到他會帶自己出去一下子安心不少。

  雖然經常嫌棄穆子翊,但在她心里,他其實是很強大的,畢竟能成為圣尊孤塵的徒弟的,也只有他一人。

  內心平靜下來后,忘憂還是無法忽略身體內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好像有什么要沖破她的身體,想抓住卻怎么也抓不住。

  盜夢是魔族繼承人生來的法術,不止可以偷走夢中記憶,甚至是更改,可以救人,也可以毀了一個人。

  密密麻麻的符文像咒語一樣沖出忘憂的身體,下一秒又全數嵌入她眉心的彼岸花。

  痛苦地緊閉著的雙眼突然睜開,是久違的猩紅,帶著一股強大的氣場將抱著她的夜笙歌震得老遠。

  夜笙歌看到,忘憂像突然變了個人一樣,冷冷地站起來,揮一揮手,他們已經出了木九貍的心門。

  這個地方……一扇扇由近及遠的門,正是進入木九貍心門之前的場景。

  忘憂血紅的眼睛冷冷盯著夜笙歌,“你想我怎么救她。”

  誰?

  只愣一秒,夜笙歌很快反應過來,眼前的忘憂,大概就是隱藏在她體內那股強大的力量,也就是說,現在的她既是她又不是她。

  一個可怕的想法出現在夜笙歌的腦海里。其實忘憂體內一直住著另一個自己,在極少數的危險時刻,那個強大的自己會沖破某種封印出來占據她的意識,保護她的安危,替她完成她想完成又完成不了的事。

  “木九貍的心死在情和恨上,若她沒遇上北辰畫,或忘掉北辰畫,憑著木族圣女這個身份,她會努力活下來。”

  夜笙歌話音剛落,忘憂已經快速收走眼前十一扇門,最后一扇門留在木九貍七歲出事那一年。

  猶豫片刻,忘憂雙手在空中比劃著什么,最后結成一張網,罩在木九貍七歲的心門上。

  她給木九貍編了個故事,故事里,她出宮遇到人販子,跟哥哥一起被販賣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做苦力,哥哥還是很疼她,護她。

  后來,哥哥愛上了同被販賣的青禾,并且有了他們自己的孩子,為了躲避兇殘的買主,哥哥帶著懷有身孕的青禾私奔了。

  最后的畫面是,木七卿帶著她和青禾不停地跑,可九貍跑不動,眼看買主的人就追上來了,九貍推著木七卿和青禾,急切地說:“哥哥,你快帶嫂子走,你們不能有事,等哥哥回到木宮,再來救阿貍回去,那時候阿貍還要幫哥哥的孩子取名,帶他一起玩呢!”

  夢網與心門結合,前方有黎明般的光亮照了過來,忘憂指了指光源,對夜笙歌說:“從這里出去。”

  “一起吧。”剛說完,忘憂的身體卻一下子失去力氣,軟軟地倒了下去,被夜笙歌險險接住,抱著褪去眉心彼岸花的忘憂,緩緩向光源走去。

  魔門里,穆子翊用孤塵教給他的方法,在手中結印封住忘憂體內躁動,冷冷看著墨夷佳子,“不管她是誰,我只希望,她能做個無憂無慮的平凡人。”

  墨夷佳子捂著被穆子翊重傷的心口,看著他抱著忘憂離去的背影,不甘地吐了口血。

  趕過來的巫馬在她暈過去之前扶住了她。

  “巫馬,你說我是不是錯了?”墨夷在他懷里低低呢喃,隨即語氣變得堅決,“我怎么會錯呢?我都是為了姐姐啊!這魔族的天下,我遲早是要還給姐姐的。”

侯府有女待出嫁已全部完結,關注公號回復書名可以用手機慢慢看哦,親,一定要關注哦

同類文摘

棋牌室租赁合同
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中国象棋真人对战单机版 海南4个数字叫什么奖 时时彩跨度规律 365官方彩票安卓 大庆冠通棋牌世界下载 11月5日3d彩票中奖号码 2017北京pk10直播视频 排列三7码组六最大遗漏 3d彩票封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