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菱葉小說BOSS的天價前妻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BOSS的天價前妻

時間:作者:菱葉主角:

BOSS的天價前妻完整版小說是一本總裁豪門最新章節講述的是:一百萬換來一紙婚書,他不愛她,她也不愛他,一場無愛婚姻正式拉開了帷幕。 但是婚后他把她寵上天,每天上演著胸咚,壁咚各種咚... 某女眨著無辜的大眼:“不是說不愛嗎?” 某男修長的手指挑起她光滑的下巴,性感的薄唇緩緩湊近:“沒說不做啊!” *** 他步步設下溫柔局,只為在她愛上他之時扔給她一紙離婚協議書,冷冷的宣布:“游戲結束!” 在這場愛情的游戲里,她失了身丟了心。 他卻...丟了她! *** “Boss明天有投資方約了夏小姐吃晚飯,后天她會飛往巴黎參加時裝周,大后天...”秘書報告著夏詠寧近一個月的行程。 某男以一切都在掌握中的姿態,淡定的笑了笑。 結果出現在飯局上的是他!上飛機后發現包機的人又是他,總之無所不在的都是他! 某女忍無可忍:“宇皓宸你還要不要臉?” 某男深邃的眼眸盡是認真:“你就是我的臉,我后悔當初不要她了!”...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BOSS的天價前妻》小說,這本小說屬于總裁豪門類型,為大家帶來完本章節,先看一下簡介吧:一百萬換來一紙婚書,他不愛她,她也不愛他,一場無愛婚姻正式拉開了帷幕。 但是婚后他把她寵上天,每天上演著胸咚,壁咚各種咚... 某女眨著無辜的大眼:“不是說不愛嗎?” 某男修長的手指挑起她光滑的下巴,性感的薄唇緩緩湊近:“沒說不做啊!” *** 他步步設下溫柔局,只為在她愛上他之時扔給她一紙離婚協議書,冷冷的宣布:“游戲結束!” 在這場愛情的游戲里,她失了身丟了心。 他卻...丟了她! *** “Boss明天有投資方約了夏小姐吃晚飯,后天她會飛往巴黎參加時裝周,大后天...”秘書報告著夏詠寧近一個月的行程。 某男以一切都在掌握中的姿態,淡定的笑了笑。 結果出現在飯局上的是他!上飛機后發現包機的人又是他,總之無所不在的都是他! 某女忍無可忍:“宇皓宸你還要不要臉?” 某男深邃的眼眸盡是認真:“你就是我的臉,我后悔當初不要她了!”

第一章 老娘不干了!,  炎夏

  S市,四十度的高溫,整個城市如同一個巨大的蒸籠一,人在室外待上一會兒片刻就會大汗淋漓。

  一棟三十幾層的大樓前,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孩站在烈日下。她仰頭瞇眼望著眼前這棟三十幾層的大樓,深吸一口氣,像是豁出去了一樣,邁進了大樓里。

  一個月前

  “只能寬限到了這個月底了!”有些中年發福的房東太太雙手叉腰,眉頭緊皺著下最后通牒。

  “真是太感謝您了!”夏詠寧松了口氣,誠懇的九十度彎腰鞠躬表示感謝。

  頂著一頭發卷的房東太太很嫌棄的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走了幾步后還不忘回頭叮囑:“就到這個月底啊,到時候要是還不能把房租交上就不要怪我把你趕出去了!”

  “一定一定!”笑的跟朵花似的夏詠寧猛點頭。

  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夏詠寧關上門,身體無力的靠在門后,收斂起唇邊的笑,抬手揉揉疲憊的眉心。

  夏詠寧,兩個月前剛滿二十三歲,也就是在她生日那天被老板炒的魷魚,不對,應該是她炒老板魷魚才對,因為一時的沖動丟了一份薪水還不錯的工作,到現在她還有些懊惱,如果當時換一種拒絕方式可能就不會丟了工作,也不至于現在沒錢交房租。

  只是當時她聽到那個頭頂發量稀疏,卻整天梳著油亮三七開的色老板說要包養她,她整個人都怒了,沖動總比理智來的快,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面前的桌子已經被她拍的‘啪啪’作響:“老娘不干了!”

  不知道平時那么低調的她怎么會引起那色老板注意的?大熱天的她也是一條長褲加T恤,打扮的比路人還路人。

  夏詠寧搖搖頭不再在多想,現在還是先找到工作要緊,她又戴起她那副黑框‘大’眼鏡,出門找工作,還好外婆不在家,不然又要為房租問題擔心了,今天無論如何她也要找到工作。

  頂著烈日,夏詠寧拿著履歷表奔走在各個公司,每次都是垂頭喪氣的出來。

  這時,包里的手機震動起來,夏詠寧連忙拉開包包的拉鏈找手機,她修長白皙的手指推了推鼻梁間的鏡框,掏出手機看著上面陌生的號碼,她微微蹙了蹙眉心,手指輕輕滑過手機屏接聽鍵:“喂...”

  夏詠寧臉色瞬間變的蒼白,呼吸仿佛被扼制住一般,握著手機的手指還在顫抖著。

  下一秒,她不顧來往的車流奔跑向對面的馬路。

  一個緊急剎車,地面與輪胎發出一陣尖銳刺耳的摩擦聲。

  “你這個瘋女人不要命了!”一名年輕男人口氣很沖的從車里探出頭,手下還不停得按著喇叭,可那個女人已經不見了蹤影,后面坐著大老板,這要有個什么閃失他份高薪的工作可就要丟了。

  后座正垂眸看著手里資料的男人眸底一片冰冷,淡淡的聲音從他菲薄的嘴唇傳出:“十分鐘之后我還有個會議要開!”

  “是,boss!”司機這才斂去眸底的怒色,踩下腳底油門往公司方向開去。

  醫院內

  剛剛夏詠寧接到的就是醫院打來的電話,說是她外婆突然暈倒現在正在急救。

  “王叔叔我外婆怎么樣了!”她剛剛的地方離醫院不遠,一路跑來的夏詠寧顯得有些狼狽,頭發黏在臉頰兩側,呼吸還有些不穩。

  醫生面色有些沉重:“要盡快手術才行,不然...”

  “什么手術?”夏詠寧一頭霧水,外婆兩個月前才體檢,說身體很健康的呀!

  “兩個月前,你外婆查出腦瘤復發,如果在不手術的話,恐怕...”他話還沒說完夏詠寧已經站不穩,一張小臉蒼白的不像話。

  “詠寧!”被喚為王叔叔的這位醫生及時扶住了差點倒下的夏詠寧。

  “請王叔叔盡快幫我外婆安排手術!”夏詠寧握著王醫生手臂的雙手都在微微顫抖著。

  “詠寧,這次手術的風險很大,所以會請國外的醫生來主刀,所以這次手術會需要很大一筆費用!”

  她眼眶泛紅,貝齒咬了咬下唇:“我會去想辦法,請王叔叔盡快幫外婆安排手術!”她連房租錢都交不出來了,又從哪里去籌手術的錢呢?夏詠寧只覺得天要亡她,外婆是她僅有的親人了,如果外婆真的...她也活不下去了,不管任何方法只要能救外婆她什么都愿意去做,哪怕是去求那個人!

  夏詠寧看著監護病房中帶著氧氣罩的外婆,眼眶中覆上一層水氣,她吸了吸鼻子,努力不讓眼眶中打轉的淚水落下,伸手輕輕覆在那長著老人斑卻能帶給她溫暖的手背上,俯身在她耳側低喃:“外婆,你一定要好起來!”

  走投無路的她如今也只能去找那個人借錢了,心中就是有再多的不愿,可是她別無選擇。

  傍晚時分,林家大廳燈火通明,但也寂靜無聲,坐在沙發上的夏詠寧最先打破沉默:“能不能借給我一百萬?”說了永不踏進這里一步,現在又低三下四的來借錢,她都覺得自己怎么就那么沒有骨氣呢,可是在外婆的健康面前,那些可笑的自尊心又算什么?

  板著一張臉的中年男人,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沙發扶手,半晌才緩緩開口:“如果不是來借錢你是不是永遠都不會來看我這個爸爸一眼?”

  眼前的中年男人就是夏詠寧的爸爸林光煥,年輕時候犯下了大部分男人都會犯的錯誤,養小三,私生女,一樣都沒少。

  不同的是別人是把小三養在外面,而林光煥是養到了家里,至于為什么會到了家里,這也全靠了林光煥那些兄弟姐妹們的助紂為虐,最后逼得夏詠寧媽媽不知去向,年幼的夏詠寧從此過上了被小三跟私生女騎在頭上欺負的日子。

  這種日子直到夏詠寧外婆把她接走,才徹底結束。所以在夏詠寧的心中外婆是她唯一的親人,也是最重要的人!

  她不想否認林光煥說的話,但她也不至于傻到要去承認,于是夏詠寧選擇了沉默不語。

  “這一百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啊!我們家雖然說有些家業,但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說扔出一百萬就扔出一百萬!”坐在林光煥身邊的女人雙手環胸諷笑出聲,這女人就是當年把正室逼走的無恥小三,田霏!

  夏詠寧微微蹙動著眉梢,偏頭看向林光煥:“這些錢我會還!”雖然心中不悅,但她不想說出什么難聽的話,更不能為了一時置氣跟她爭吵起來,到時候這趟就變成白來了。

  “還?你要用什么還?靠你那份每個月只有兩千塊的薪水?”田霏噗嗤一笑,放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

  夏詠寧手指漸漸收緊,她對這女人的話竟無從反駁,因為靠她單純的薪水真的還不起!

  如果有一點選擇,她絕不會開口跟他借錢,更不想跟林家再有半毛錢的關系!

  “少說兩句!”林光煥輕斥了田霏一句,轉過頭對夏詠寧開口:“我考慮一下吧!”

  夏詠寧皺眉:“我真的急用!外婆的手術不能耽誤,國外來的醫生不是隨時都能請到,后天之前籌不到錢的話,手術就無法做了....”

  “你爸爸都說考慮一下了,你就不要煩他了,最近公司事情已經夠多了!”田霏一副不耐煩的模樣打斷了夏詠寧的話,她就知道夏詠寧出現準沒好事!

  夏詠寧投給她一記冷眼,在這么下去她真的忍不可忍了,一個小三不但沒有羞愧之心,反倒這么理直氣壯,如果可以她都想給她一巴掌,她跟林光煥借錢關她屁事!

  “不用這種眼神看我,你都說了那是你外婆跟我們又有什么關系,更何況我老公只有一個女兒她姓林,而你...呵!”她一側眉毛挑的高高的,那犀利的眼神像是要把夏詠寧碎尸萬段似的。

  她的目的是借到錢,對這女人的話她除了忍就是忍,夏詠寧緊握成拳的手指掐入了手掌心。

  夏詠寧被接走后就連名帶姓的全改了,所以說到姓氏,本來就鐵著一張臉的林光煥臉色變的更加難看。

  田霏見狀更加是得寸進尺,先是一聲冷笑繼而又道:“你現在都是個外姓人了,怎么還好意思開口跟我們林家借錢呢,你外婆動不動手術跟我們沒半毛錢的關系,是死是活都是命,閻王讓她三更死她也活不過五更天啊!”她還特地強調了一下林家兩個字,說完對著已經隱忍到極限的夏詠寧挑釁一笑。

  “明天給你答復!”沉默的林光煥適時開口,說完轉身上樓。

  面對他的背影,夏詠寧扯了扯緊抿的嘴唇:“好,明天我等著消息!拜托了!”

  如此客套的話,真不像是父女間才有的,林光煥腳下的步子微頓,心里對夏詠寧不寒心是假的。

  夏詠寧也不想在這個地方在多待一分鐘,冷冷的瞟了那個女人一眼,轉身離開。

  田霏拉起夏詠寧的手腕拽到門口,使勁一甩:“以后沒什么事就不要來了!”

  夏詠寧抬眸睨了她一眼,冷冷的勾起唇角:“來不來也是林光煥說了算吧!”

  “別忘了你跟你那沒出息的媽都是被我趕出去的,這個家還有什么是我說了不能算的!”田霏被夏詠寧的話氣的聲音都提高了八度。

  夏詠寧緊緊握著拳頭瞪著田霏,她生怕自己一個沒忍住揚手扇過去,那樣做的話一百萬真的就借不到了!

  田霏看她極力忍著的模樣,心里別提多痛快了,滿臉諷刺的笑道:“為了錢你還真是能忍,不過...你還真跟你那個沒出息的媽一樣!”田霏瞥了她一眼后‘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良久她緊握的拳頭漸漸松開,被指甲掐進肉里的掌心顯得那么觸目驚心。

  失魂落魄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胸口的位置像是壓了一塊大石頭,壓的她喘不過氣來,她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林光煥明天能借給她錢。

  抬眼間,路燈下那輛紅色的保時捷停在那格外的顯眼,因為她租的地方是還未拆遷的小平房,平時這種好車并不多見。

  夏詠寧收回視線繼續往前走,但好像那車是停在了她的家門口,走近后車上下來一個個子很高的男人,目測應該在一米八五左右,昏黃的路燈下把他頎長的身型拉出一道長長的暗影。

  繞過那男人低頭從包里掏出鑰匙,轉動鑰匙推門進屋時,一道淡淡的好聽聲音從身后響起。

  “夏詠寧!”第二章 一百萬的交易,  夏詠寧的手停在門手那,微蹙著眉心,剛剛是有人叫她了?

  “夏詠寧!”好聽的聲音又再一次傳入耳朵。

  這次她確定是在叫她了。

  轉過頭,她看清了眼前這個男人的長相,那是一張完美到不可挑剔的帥氣臉龐,一雙猶如星辰的璀璨眸子正定定的看著她,高挺的鼻梁下那張菲薄的嘴唇微勾著。

  夏詠寧皺皺眉,這張臉怎么看都不認識啊!

  “你在叫我?”夏詠寧抬手指指自己的鼻子,不太確定的問道,可她剛剛又清楚的聽見他叫自己的名字了。

  他的唇角揚起一抹淡淡的弧度,薄唇微啟:“做個交易如何?”

  莫名其妙出來一個男人說些摸不著邊際的話,夏詠寧頭腦有些發懵。

  男人不顧她的詫異表情,繼續說道:“給你一百萬跟我結婚!”他的聲音淡淡的很好聽,但說出來的話就那么讓人很討厭了。

  夏詠寧擰了擰好看的眉,聲音有些冷:“你是誰?我并不認識你!”他看上去年紀輕輕的,身上卻有一種很強大的氣場,要是一般人說這種話會讓人覺得他不是開玩笑就是神經病,但從他嘴里說出來又有著一種讓人不得不去相信的認真。

  男人只是淡淡的勾唇一笑,骨骼分明的手遞給她一張名片:“考慮清楚了給我電話!”他一雙深邃的眸子閃爍著自信的光芒。

  夏詠寧莫名其妙的伸手接過了那張名片,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她的生活注定要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進到大樓里,她報上名字前臺小姐直接放行,電梯里她的思緒有點亂,她沒想到有一天她會做出一個這么大膽的決定,事情還要從那天開始說起。

  她以為那名片根本就沒用,那男人走后她就隨手把它扔到了門口的垃圾桶。

  第二天說給答復的林光煥結果沒了影兒,等到傍晚的夏詠寧實在坐不住了,打車去了林家。

  她一直按著門鈴就是沒人來開,夏詠寧的心一下涼到了底,這個時候怎么可以沒人呢!她不死心的用力拍著那緊閉的門,拍到手掌都痛了那扇門還是紋絲不動。

  “先生跟太太出國旅游了!”

  她回過頭一看是林家保姆,聽見她的話夏詠寧眼底透著絕望,“怎么會去旅游呢!要借給我的錢呢!”接近崩潰的夏詠寧直晃著那保姆的肩膀。

  “神經病!”保姆撥開她的手,瞪了夏詠寧一眼才拿鑰匙開門。

  希望被擊的粉碎的夏詠寧,覺得老天是要亡她了。

  這個時候腦袋里自動播放起那個男人說要給她一百萬的話,夏詠寧想到那張被扔進垃圾桶的名片,轉身把腿就跑。她心里祈禱著垃圾不要被人倒了!

  見到那個被蒼蠅圍滿的垃圾桶,夏詠寧沖過去顧不得臟直接伸手去翻,直到翻了個底朝天,才找到那張被垃圾摧殘的差點看不出號碼的名片來,她拿著這張帶著餿味的名片笑了出來,沒有絲毫猶豫的撥通了那上面的號碼,因為她知道她別無選擇!

  也就是掛掉電話后的十分鐘,一百萬打到了她的賬戶上。第二天她的外婆才順利的做了手術,直到照顧到外婆身體恢復的差不多,她才來這里履行約定。

  電梯到了頂層,夏詠寧深吸了一口氣,才踏出電梯門。

  “總裁!約好十點見面的客人來了!”秘書小姐輕柔的聲音傳了進來。

  簽著文件的手稍作停頓,他有型的薄唇扯開一抹似有似無的笑:“讓她進來!”

  夏詠寧面對他不由的緊張起來,腦子里也開始翻閱著他的資料,宇氏集團一家跨國企業,宇皓宸宇氏唯一繼承人,二十三歲成立屬于自己的獨立公司,并且順利上市,他公司旗下涉及各個領域,其中娛樂公司也是國內最具盛名的造星公司,但他為人比較低調鮮少曝光,越是神秘越是媒體想要挖掘新聞的對象,不過迄今為止還沒人能挖出他什么新聞來,坊間有種說法是凡是想要爆他新聞的人,從此在這個圈內就消失匿跡了。

  傳聞始終是傳聞,夏詠寧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因為她是百度來的!

  雙腿交疊優雅坐在白色真皮上的宇皓宸睨了她一眼,淡淡開口:“坐!”

  她有頭柔亮天然褐色的長發,隨意扎起的馬尾自然的垂在肩上,更多了一絲天使的嬌柔,她的五官應該很精致,但在那副很大的眼鏡下完全看不出來,他唯一看的出來的就是她此刻很緊張。

  他淡淡的聲音讓夏詠寧回了神,雖然她不會反悔但有些事情還是想問清楚:“為什么會找我結婚?”

  他淡笑著緩緩開口:“原因很重要嗎?重要的是我給了你需要的!”

  是啊!現在就算知道了原因又怎么樣,她還能后悔嗎?答案是不能,所以他為什么找上她結婚已經不重要了!

  結婚的話就意味著他們要住在一起了,在上了那輛豪車之后,她感覺就像做夢一樣,這種電視劇里才有的狗血劇情竟然發生在了她的身上。

  下車之后夏詠寧又在一次愣住,眼前這棟大的驚人的豪華別墅就是她以后要生活的地方了,住在這里怎么就感覺那么不踏實呢!

  司機為她拉開車門,有些不習慣她道了聲謝謝,跟宇皓宸領完證后他就讓司機送她來了這里,這下好了因禍得福在也不用擔心房東把她轟出來了,夏詠寧自嘲一笑。

  還好這里的人比較友善,除了一些傭人之外其實也沒見到過其他人,據這里的李媽說這里只住著宇少一個人,這話讓夏詠寧的眼鏡下的那雙眸子瞪得老大了,這么大的房子他一個人住?這也太奢侈了,不過他的品味真是好的沒話說,裝修的很奢華但不俗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很燒包,感覺住這里還不如自己那小窩有安全感。

  李媽帶她去了她要住的房間,不用想肯定是比她之前的住處好的太多,可以說是天壤之別,人家的廁所都比她住的臥室要大,從床上用品看來這房間比較女性化,夏詠寧抱著一絲僥幸心態猜測著這一定不是宇皓宸的房間,轉頭道:“李媽宇皓宸的房間在哪里?”

  “少爺的房間離你的不遠!”對于夏詠寧直呼宇皓宸的名字,李媽似乎顯得有些不高興。

  夏詠寧光顧著高興了,根本就沒注意到李媽臉上的表情變化。

  “我先出去了,有事在叫我!”李媽看她開心的模樣,對夏詠寧沒什么好感,誰能住進宇家別墅都會高興吧,直覺覺得這又是拜金的女孩!

  “好謝謝!”她原本上翹的嘴角揚的弧度更大了。

  她不是因為搬進了這里而高興,而是知道了不用跟宇皓宸住一個房間而高興,這點來說她還是幸運的吧!

  一下午的時間夏詠寧都窩在房間里沒出來,從手機上看著招聘網站,欠下的一百萬總是要還,這樣她才能早日為自己贖身。

  所以她首選就是看高薪的工作類型,不管多累的工作她都可以去做!

  晚飯時間,李媽過來敲門:“夏小姐吃飯了!”

  “好的,我知道了!”趴在大床上的夏詠寧回了聲,立刻放下手機從床上下來,這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待遇她很是不習慣呢!

  下樓之后發現其實吃飯也就只有她一個人而已,但那菜是不是也太多了點,夏詠寧看著那一桌子菜覺得有點夸張,這也太浪費了吧!

  “李媽就我一個人吃嗎?”她坐在那張很長的餐桌前說道。

  “少爺晚上有應酬就不回來吃了!Henry少爺馬上下來!”李媽沒有什么表情的說道。

  “Henry?”不是說這里只住著宇皓宸一個人嗎?這位Henry少爺又是誰?

  “忘了跟夏小姐說,Henry少爺是宇少的朋友,暫時住在這里!”李媽似乎不愿意在多說,轉身去做別的事情。

  夏詠寧拿起筷子的手停在那里,那她現在是不是要等那個Henry?自己先吃也太沒禮貌了,她把筷子放下,細胳膊托著小臉在那等,搖晃著腦袋胡思亂想,這個Henry應該是個外國人吧?

  正想著專注的時候,一個腦袋突然湊過來:“嗨!”

  夏詠寧被嚇了一大跳,差點大叫出聲。

  “你就是詠寧吧!”眼前的陽光帥哥對她友好一笑,她猜這就是Henry了,他不是想象中的外國人,看起來更像是混血,因為他的五官比東方人更加立體。

  “你好,我是夏詠寧!”收收驚她對他微微一笑。

  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還要跟一個陌生人一起吃飯,是要多別扭就有多別扭!

  “我叫Henry是宇的朋友,以后我們會天天見到,所以不用太客氣哦!”說完又是燦爛一笑。

  夏詠寧只是笑笑,接下來就是低頭吃飯了,Henry總是找些話題不讓氣氛太尷尬,甚至跟她講起一些冷笑話:“有一天橙子撞到了蘑菇,然后蘑菇很生氣就說,你去死!結果橙子就給死了,你知道為什么嗎?”

  夏詠寧蹙了蹙眉,搖頭道:“不知道!”她對冷笑話不是很在行。

  “菌讓橙死,橙不得不死啊!”說完他爽朗的笑了起來。

  夏詠寧尷尬的跟著干笑兩聲,她沒找到笑點啊,難怪閨蜜經常說她太悶又無趣了。

  Henry的冷笑話似乎說上癮了,又接著對夏詠寧說:“綠豆摔了一跤會怎么樣?”

  夏詠寧歪頭隨口說:“變紅豆嗎?”

  “寧你好聰明!”Henry幾個冷笑話下來,直接從詠寧的稱呼變成了寧。

  夏詠寧的嘴角抽搐了兩下。

  一頓晚飯在Henry的冷笑話下似乎也變得沒那么尷尬了。

  李媽看她們有說有笑的,臉上掛著一絲不快,似乎對夏詠寧的印象更差了一些,覺得這女孩子太輕浮了。

  晚飯過后,夏詠寧主動幫助李媽收拾桌子,這倒讓李媽有點刮目相看了,不過她是不可能讓她動手的:“夏小姐就不要弄了,我收拾就行了!”

  “沒關系的,吃現成的我已經很不好意思了,在不做點什么我就更不好意思了!”夏詠寧笑著說道,把碗筷拿去刷!

  “這些我來刷!”李媽趕緊接了過去,這些怎么能讓她來刷呢,她知道夏詠寧跟宇皓宸是登了記的夫妻關系,也就是說夏詠寧是宇家的少奶奶,洗碗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可能讓她來做。

  夏詠寧實在搶過李媽又怕打碎碗筷,就放棄了洗碗。

  客廳的Henry戲謔道:“寧你就不要跟李媽搶了,她沒事情做會不高興的!”其實Henry說的也沒錯,這個家傭人很多,李媽照顧宇皓宸很多年了也養成了習慣,很多事情其實不用她來做,但她也要親力親為,照顧宇皓宸已經變成了她的一種習慣。

  夏詠寧嘟了嘟紅唇,Henry一定在說笑,哪有人沒事情做還會不高興的。

BOSS的天價前妻已全部完結,關注公號回復書名可以用手機慢慢看哦,親,一定要關注哦

同類文摘

棋牌室租赁合同
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女足世界杯比分体彩 什么软件挂机赚钱方法 188比分直播篮球比分 金殿棋牌客服多少 电影发朋友圈赚钱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福彩新快3开奖 北京pk赛车单双大小技巧 棋牌游戏平台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