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真婚享愛免費在線閱讀章節

真婚享愛

時間:作者:主角:

真婚享愛小說在線章節是一本總裁豪門類的小說,真婚享愛免費閱讀講述的是:他是沉穩內斂的優秀檢察官,擁有神秘的背景。在他的認知里,女人不過就是用來傳宗接代的工具,可當懵懂可愛的她,闖進他世界的那一剎那,他的觀念統統被打翻。 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手足無措;第一次,期待她對他的看法;第一次…… 他們的第一次,他像個愣頭青,也讓她十足的笑話了一次。 但是這一次之后,“喔,霍炎,我好累啊!”某人撒著嬌,她實在是累透了。“嗯,你不用動,我來。”OMG……人前英俊紳士的檢察官,人后是化身為狼的霍炎!...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真婚享愛》小說,這本小說屬于總裁豪門類型,小說為大家帶來完本章節,先看一下簡介吧:他是沉穩內斂的優秀檢察官,擁有神秘的背景。在他的認知里,女人不過就是用來傳宗接代的工具,可當懵懂可愛的她,闖進他世界的那一剎那,他的觀念統統被打翻。 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手足無措;第一次,期待她對他的看法;第一次…… 他們的第一次,他像個愣頭青,也讓她十足的笑話了一次。 但是這一次之后,“喔,霍炎,我好累啊!”某人撒著嬌,她實在是累透了。“嗯,你不用動,我來。”OMG……人前英俊紳士的檢察官,人后是化身為狼的霍炎!

第2章 不是我打壞的

  許一諾瞪大眼睛——這樣的話,她的計劃就被攪亂了啊喂!

  她只能又在霍炎面前晃了晃自己流著血的小蹄子,聲音弱弱的:“那我的手……”

  霍炎的眉頭蹙得更深,旋即,他從口袋里掏出手機,背過身去撥通了一個電話:“送個醫藥箱到東區的衛生間來。”

  許一諾已經沒空管她的計劃了,目光放肆地打量著男人的背影,精準地看出了他的身高——186CM。

  更要命的是,他的身材比例好得簡直就是在挑戰完美,把西裝穿得比時裝周上的名模展示出來的效果還要養眼,讓他的背影看起來格外頎長挺拔。

  而且,他雖然一直蹙著眉頭沒對她笑過,給人的感覺卻非常陽剛且正派。

  他從事的工作,應該非常嚴肅且權威。

  這個男人的形象,在許一諾的心目中蹭蹭蹭地升高。

  霍炎掛了電話轉回身的時候,手下也把醫藥箱送過來了,他剛想叫手下給許一諾處理傷口,手下卻說要去幫忙擋著他母親,否則母親就要找進來了。

  相比于和母親一起見一個又一個女人,他更愿意給許一諾處理傷口。

  霍炎打開醫藥箱,取出棉花和消毒水,看了許一諾一眼:“手伸出來。”

  許一諾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一挺胸,義正言辭的說:“玻璃不是我打碎的!”

  霍炎掀起眼簾,從上到下淡淡的掃了許一諾一眼:“我有眼睛。”

  他也不相信這個纖瘦無害的女人能把一面鏡子打破。

  不過……這個纖瘦無害的女人這臉單純又認真的樣子,還算有趣。

  許一諾沒想到這個帥哥這么好騙,嘿嘿一笑,把手伸出去:“喏!你要干什么,隨便!”

  霍炎明顯一愣,片刻后他抬起頭,瞇著眼似笑非笑的打量著眼前嬌小無害的小女人:“我想干什么?都隨便?”

  職業原因,許一諾騙過很多人,最好騙的都沒有眼前這個男人這么容易相信她。

  于是,許一諾甚至不去想這個男人這樣的表情和語氣是不是有什么深意,重重地點頭:“嗯!”

  霍炎確定了——眼前這個女人不諳世事。

  他搖搖頭,用沾了消毒水的棉花給許一諾的傷口消毒。

  許一諾沒做準備,手上突然傳來一陣刺痛,她“嘶”了一聲,下意識的就想縮回手,卻被霍炎先一步穩穩地攥住了,他說:

  “別亂動。”

  不輕不重,不急不緩,富有磁性的男低音,格外的性感悅耳。

  許一諾當真就沒有再動,目光也被吸引到了霍炎身上。

  此刻的他,低著頭,她可以清楚地看見他線條優美的雙唇,以及挺直的鼻梁……

  她很好奇,一個人是怎么生得這樣完美的。

  想著,許一諾越看越好奇。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許一諾越靠越近霍炎,像是要把他生得這樣完美的秘密看穿了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洗手間入口處傳來了兩道同樣飽含了震驚和意外的中年女聲:

  “哦——!”

  聞聲,許一諾和霍炎不約而同地看向洗手間的入口處。

  那里,站著兩名同樣目瞪口呆,眼神中也同樣有歡喜的中年婦女。

  “媽?!”

  許一諾看著表情有些怪異的母親大人,目光里滿是不解,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手正被霍炎托在手心上,而這是她家的母親大人第一次目睹她和一個男人這樣親密接觸。

  “媽。”

  幾乎和許一諾是同一時間,霍炎也出了聲,但是相比于許一諾的疑惑,他的聲音要平靜淡然許多。

  霍炎的尾音落下時,許一諾意外的看向他,明顯沒想到門口的另一位居然是他母親。

  而霍炎,同樣也沒想到和母親一起進來的中年女人是許一諾的母親,看許一諾的眼神同樣是意外的。

  這時,門口一對同樣在操心著兒女婚事的媽媽,終于不再用怪異的眼神打量對方的孩子了,而是互相打量起了對方。

  許一諾還沒反應過來這是什么情況,忽然聽見她家的母親大人叫了霍炎的母親一聲:

  “親家!”

  “咳——”

  許一諾一陣猛咳,差點就岔氣了。

  霍炎皺皺眉,看了許一諾一眼。

  許一諾隱約猜到這個英俊出色的男人也是來相親的了,嘴角抽搐了一下,哭著臉,很想跟他說,她認錯人了,門口那位根本不是她媽。

  霍炎從許一諾豐富的表情中,明白過來她也完全料不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不過,比事情發展成這樣更有趣的,是許一諾的面部表情——那副被人錯怪了的委屈樣子。

  碰見她,他才明白,原來人的表情是可以這么豐富且……傳神的。

  這個時候,霍媽媽也終于從許媽那句“親家”中反應過來了,又看了眼自家兒子拉著人家姑娘的手——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是霍炎第一次這么拉一個女孩的小手。這之前,他對女人是唯恐避之不及的。

  再看那個女孩,規規矩矩的裝扮,連那頭烏黑柔順的長發都沒經過任何修飾,模樣干凈且乖巧。

  真是當媳婦的好人選!

  “哎!”

  霍媽媽當即笑著回了許媽這么一句,開心溢于言表。

  另一邊,許一諾卻變得云里霧里了,她不解地看了眼兩位家長,又有些不確定的看向霍炎,眨巴眨巴眼睛問:“我媽和你媽……是在聊天?”

  看著許一諾那雙茫然的大眼睛,霍炎忽然勾勾唇角,搖頭:“她們在打招呼。”

  “打什么招呼?”

  許一諾更加不懂了,她媽所有的朋友她都認識,她記得清清楚楚,不包括門口打扮得雍容華貴的那一位啊!她們不認識啊!

  “你沒聽到?”霍炎云像在說別人的母親一樣云淡風輕,“親家打招呼。”

  許一諾差點被噎死——她媽什么時候和霍炎媽變成親家了?這誤會大了好嗎!

  這時,霍炎已經把許一諾手上的傷口包扎好,也終于松開了她的手。

  許一諾端詳了一下手上漂亮利落的包扎,朝著霍炎綻開一個笑容:“謝啦。”

  她的笑容過于明媚晃眼,霍炎愣了愣,隨后掏出手機給許一諾遞過去:“你的號碼。”

  “啊?”

  許一諾整個愣住了。

第3章 親家母!

  她活了二十五年,長相還過得去,所以從來不缺要她聯系方式的人,職業原因,更是已經見識過了各種各樣的搭訕方式。

  但是霍炎這樣面無表情的直接要號碼的,她還是第一次遇到。

  或者說,霍炎根本不像是要搭訕她,他那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反倒像是例行公事。

  這樣,許一諾就更加不解了,歪歪頭,好奇的打量著霍炎。

  霍炎抿了抿菲薄的唇,蹙眉:“不要誤會,我要你號碼是為了……”

  “霍炎!”

  一道女聲乍然響起,生生打斷了霍炎。

  是霍炎的母親,沈玉蘭。

  沈玉蘭了解兒子的職業,也明白兒子要許一諾的電話不是為了搭訕。

  所以,她絕對不能讓霍炎說出實話!否則人家姑娘該對他失望了。難得碰上一個霍炎愿意接觸,她第一眼也不討厭的女孩子。

  “媽。”

  霍炎不解的看著走進來的母親。

  沈玉蘭眉開眼笑,看了許一諾一眼:“兒子,你終于有相中的了啊?”

  “……”霍炎瞥了眼許一諾,算是明白過來母親誤會了,明智抽身,“不是,我不認識她。”

  許一諾還沒反應過來,霍炎忽然又轉過頭來和他說:“會有警員聯系你了解這里的鏡子碎裂的事情。”

  說完,霍炎轉身離去了。

  許一諾不明就里——她和霍炎,就這樣了?

  許一諾還愣愣的看著霍炎離去的方向。

  而她的眼神在沈玉蘭看來,滿是眷戀。

  當下,沈玉蘭心里已經有了定論:這個女孩,她不討厭霍炎,霍炎愿意接觸她。就沖著這一點,不管兩人結局如何,她也要撮合一下兩個人。霍炎從出生就單身到現在,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許一諾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沈玉蘭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走到自己面前了,有些靦腆的笑了笑:

  “阿姨,我叫許一諾。”

  “一諾……”沈玉蘭繼續打量著許一諾——她站姿非常端正,聲音很軟很動聽,目光和善,笑起來也頗有大家閨秀的氣質,真是越看越滿意,是當媳婦的好人選!

  許一諾不是沒有被這樣打量過,全程都淡定地保持無害的笑容。

  “一諾啊,你和我們家霍炎,是怎么認識的啊?”沈玉蘭笑瞇瞇的問。

  “我們……”許一諾想起自己原先破壞相親大會的計劃,囧了囧,只能告訴沈玉蘭,洗手間的玻璃無緣無故碎了,霍炎見她手受傷了,就幫她包扎。

  “我們霍炎今天也是來相親的。”霍媽媽干脆就實話實說了,“可是我們轉了半天,倒是有人主動來認識他,他卻都找各種借口把人支走了。”

  “……”許一諾的嘴巴張成了“O”形,敢情這個霍炎和她一樣,也是被逼婚的啊?

  嗷嗷,找到同是天涯淪落人的趕腳真好!

  “你是第一個他主動接觸的女孩子。”沈玉蘭話鋒一轉,“一諾啊,你跟阿姨說實話,你對我們家霍炎感覺怎么樣?”

  “呃……”

  “如果你對他感覺也不錯的話,你們處一處好不好?”沈玉蘭的目光里滿是期盼。

  “這個……”許一諾不知道該怎么接下去了。

  “他今年都已經二十八歲了,還沒交過女朋友呢!”沈玉蘭又說。

  許一諾瞪大眼睛,第一直覺就是這個霍炎肯定哪里有問題!

  否則,二十八歲的人了,怎么可能一直沒有交過女朋友?

  某個可能慢慢地浮上許一諾的腦海,同時,她的腦海中也滋生出了一個天才般的想法。

  “阿姨。”許一諾忽然看向沈玉蘭,“剛才太匆忙了,霍炎幫我包扎了手,我都還沒來得及和他說謝謝呢。你知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啊?”

  “你要去找霍炎?”沈玉蘭妝容精致的臉上浮動著興奮。

  許一諾點點頭,目光急切——她不能擺脫這場萬人相親大會以及后面母親為她安排的相親,就看她今天能不能找到霍炎了啊!

  沈玉蘭明顯誤解了許一諾的意思,以為她要去找霍炎是因為對霍炎有興趣,高高興興的撥通了霍炎的電話,問他在哪里。

  “停車場。”霍炎說,“我準備回去了。”

  “先別。”沈玉蘭說,“你在停車場等著,有人要找你。”到底了解兒子,不等霍炎表態,沈玉蘭就接著說,“你先別急著拒絕,見了這個人,媽保證接下來的三個月內不再逼你相親。”

  掛了電話之后,沈玉蘭把霍炎的具體位置告訴了許一諾,讓她過去找他。

  “謝謝阿姨。”許一諾跑出去的時候才注意到,自家母親大人還靠在門口,笑瞇瞇的看著她。

  她剛想開口說句什么,就被母親打斷了:

  “什么也不用說了。”許媽媽擺擺手,“去吧。”

  許一諾囧囧有神,但是也來不及解釋什么了,直接跑向停車場。

  公園的停車場很大,也許是相親大會的關系,停車位沒有虛席。

  霍炎靠著他的卡宴,時不時看一眼手表。

  他向來不喜歡浪費時間,更是從不曾把時間浪費在等人上。

  可是為了接下來的三個月可以過得清凈一點,他只能這樣等那個要找他的人出現。

  五分鐘后,許一諾奔跑的身影出現在霍炎的視線范圍內,他不自覺的皺了皺眉——

  是她要找他?

  為什么?

  許一諾也很快就注意到了霍炎,松了口氣,擦擦額頭上冒出的薄汗,朝著他跑去。

  隨著和許一諾距離的拉進,慢慢地,霍炎的目光聚焦到了許一諾身上。

  她跑起來的時候不像一般的女孩子,腳步可以稱得上是迅速矯健,看得出來是經常鍛煉的人。

  可是她的身板包括四肢都非常纖瘦,白皙的肌膚顯得很細嫩,猶如初生不久的嬰兒。

  此刻,因為奔跑,她的雙頰泛出了一抹淺淺的紅色,挺翹的鼻尖上也冒出了一層薄汗。

  她氣喘吁吁的停在他的跟前,抬起頭看著他笑,笑意燦爛明媚。

  陽光投射在她的臉上,照得她的肌膚近乎透明,濃密的長睫毛自然地翹起,咧著唇角笑的模樣,竟然顯得有幾分可愛。

同類文摘

棋牌室租赁合同
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幸运飞艇开奖路珠走势图 时时彩计划精准免费网页版 幸运分分彩计划版 时时彩计划稳定版app 河南福彩快三最近100期 黑龙江时时乐乐 12选五缩水软件 彩票开奖查询网站 3d开奖结果5000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