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甜妻蜜戀免費在線閱讀章節

甜妻蜜戀

時間:作者:主角:

甜妻蜜戀小說在線章節是一本都市言情類的小說,甜妻蜜戀免費閱讀講述的是:他是邪魅嗜血的集團總裁,她是不明身份的囂張替身未婚妻。就算明知道她是錯的人,他也依舊將她寵上云端,然而當真相大白,她轉身一腳將他踹進地獄!面對她送來的離婚協議,他笑如奪命修羅,殘忍地掐住她的脖頸,“女人,要么做我此生的新娘,要么做我手上的新尸,你,選擇哪種?”...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甜妻蜜戀》小說,這本小說屬于都市言情類型,小說為大家帶來完本章節,先看一下簡介吧:他是邪魅嗜血的集團總裁,她是不明身份的囂張替身未婚妻。就算明知道她是錯的人,他也依舊將她寵上云端,然而當真相大白,她轉身一腳將他踹進地獄!面對她送來的離婚協議,他笑如奪命修羅,殘忍地掐住她的脖頸,“女人,要么做我此生的新娘,要么做我手上的新尸,你,選擇哪種?”

第2章 滾出我的視線

  然而在她最傷心的時候,某個置身事外的家伙還在她身邊有一搭沒一搭的吹著熱水,呼呼呼的聲音讓她煩躁!

  轉過頭,狠狠地瞪著某只妖孽,她現在唯一能靈活轉動的就是眼珠,所以要充分發揮其價值。

  “有話要跟我說?”男人挑眉,妖嬈的臉上,帶著某種深深的得意。

  “你能不能滾出我的視線?”

  話,很不客氣,而她也沒打算要客氣,身上的傷如果不是因為他,能第二次裂開么?她能這么痛么?

  “你說什么?!”剛剛還是一臉的悠閑,聽到這句話,眸子里立刻充滿了殺氣。

  “看著你,我心煩!”

  憤怒,變得不可遏制,男人湊近她的臉,那眼神,似乎要將她撕碎一般。

  “又想掐死我么?來啊,反正也只不過是傷口再撕裂一次罷了!”她,仿佛是要故意激怒他!

  “你……”手,已經舉到了空中,想起醫生的話,還是狠狠地放了下來。

  嘭!男人一把將手中的玻璃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然后起身離開病房,又用力的甩上病房門!

  耳朵內一陣轟鳴,只是翻涌的海嘯還未停歇,便聽到了外面他的咆哮聲!

  “水溫可以了,喂她吃止痛藥!”

  “是!”

  沈喬熙猛然抬起頭看著床頭的玻璃杯,里面的水還在晃動,原來,剛剛,他一直是在為她吹涼水?知道她醒來后傷口會痛,所以提前為他準備好一杯溫水?

  靠啊,果然是個變態,想要溫水,熱水加冷水摻在一起不就好了么,用得著這么麻煩?

  變態的世界,她是無法體會的。

  來喂她吃止痛藥的,是一個帶著口罩的美麗護士,止痛藥在桌子上,只是護士喂她吃的,卻是從自己口袋里拿出來的藥,看外表的瓶子看起來是一樣的,所以沈喬熙沒有任何的懷疑。

  吃過藥,原本就不怎么清晰的大腦開始慢慢昏沉,就算她身體虛,也不會入睡得這么快吧?畢竟她是剛醒來。

  模糊中,她似乎看到剛剛喂藥的護士解開了她臉上纏著的紗布……

  意識,陷入黑暗,而夢里,是一片空白!

  隨后,她是被傷口痛醒的!

  尤其是臉部,像是被火燒灼一般,從脖頸一直灼燒到頭頂,甚至直接摧毀了她的意識,那種痛,比傷口裂開還要痛好幾倍!

  為什么會這樣?

  身體像是被拉入了無底的深淵,靈魂不停的下墜,這種感覺,糟透了!

  “感染!?”模糊中,某只妖孽的聲音又開始在咆哮了,“不是說不會感染了么?你們這些庸醫是做什么吃的!?”

  “……大……大少……原本傷口是不會感染的,可是……可是您讓沈小姐的傷口再次裂開,加大了感染的風險……”

  “什么?!”

  “而且重癥監護室……原本就是無菌室,但您未經過消毒就多次進入病房,所以……”

  “為什么之前不告訴我!?”咆哮的聲音,像是一頭困獸。

  “您……您說……就算沈小姐……死了……也……也……也沒有關系……”

  他,居然說了這么傷人的話?男人轉頭,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明明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卻依舊固執地咬牙忍著,任冷汗浸濕衣衫的沈喬熙,默然。

  不,不是這樣的,雖然她不認識今天為她喂藥的那個護士誰,但是她喂她吃的藥絕對有問題,只是,她全身無力,根本就無法開口說任何的話!

  這種不能動,無法反抗,只能任人宰割的讓她苦惱,然而目前,她卻無法擺脫現狀。

  不行,如果她還活著,一定要選擇一種聰明的辦法,至少要先把身上的傷好養好,記憶什么的,順其自然,不過,欺負她的人,她是要十倍百倍地還回來的!

  模糊中,她似乎被人七手八腳地移動了地方,然后一張驚恐不安的妖孽臉從她眼前一閃而過。

  他在擔心她?

  切,誰相信!

  再次被送進急救室,看著無情的門再次被關上,再次承受著這種只能靠祈禱來安慰自己無助,男人重重地靠在凈白的墻壁上。

  原本迷人的桃花眼里滿是諷刺,他想給她天堂,卻一次次將她送進地獄,他固執的選擇不放手,結果不過是一次次將她推入危險的境地。

  一場由不甘心引發的游戲,要玩到多久才肯結束?

  男人頹然,抬手,隨意打了一個響指,而走廊的拐角處,閃現了一個身影,恭敬地走過來。

  “爺,有何吩咐?”

  “……”男人的唇角抽動了一下,然而,最終還是沒能說出最狠心的話!

  是,原本,他是要結束的,甚至退婚的消息他都已經打算公布了,他并不覺得有多喜歡沈喬熙,只是背叛的恥辱讓他的自尊心無法容忍,只不過現在,他改變主意了。

  女人,誰讓你失憶的,誰讓你變得那么倔,那么難以征服的?是誰讓你再次挑起他的興趣讓他放不下的?

  棕色的眸子漸漸變得狠絕。

  “爺?”

  “沒事了,你下去吧,催一下那些醫學專家,讓他們盡快趕到!”

  “是!”

  不管沈喬熙之前喜歡誰,但是現在,隨著她的失憶,一切都歸零了,既然故事又回到了原點,誰輸誰贏,一切都未曾揭曉。

  女人,你那顆過分高傲的心,他席天承要定了!

  再次有意識的時候,沈喬熙已經懶得睜開眼睛了,反正都醫院,反正身邊一定會有那只變態。

  麻藥未過,傷口并不是很痛,于是她打算再次昏睡過去。

  “醒了就給我睜開眼睛!”身邊,是低沉的怒吼,只是聲音明顯比之前多了一點沙啞。

  沈喬熙無視他的話,徑自閉著眼睛,他要她睜開,她就一定要睜開眼睛么?

  很久之后,男人發出了濃重的嘆息聲,“一定要這么恨我么?不是失憶了么?不是連我是誰都不記得了么?既然這樣,為什么還那么恨我?”聲音,越來越低沉,怒氣漸重,“還是說,你根本就是在騙我?”

  是不是她根本就沒有失憶,是不是這是她為了擺脫他而用的一種手段,是不是她其實……

第3章 種豬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白癡?”沈喬熙睜開眼,略微嫌棄地看著他,如果不是因為身上的傷口動不了,他真想過去一巴掌拍在他那張絕世的臉上。

  “什么?!”白癡?這就是她給他的形容詞?男人憤怒地瞪著她,如果不是擔心她臉上的傷口再次撕裂感染,他真想掐死她!

  為了防止身上的細菌再次給她的傷口帶來感染,男人穿著一身凈白的隔離服,但就算身穿白衣,他也完全不像是天使吧?

  沈喬熙深深地瞥了一眼,“如果你一剛睜開眼就出現一個禽獸掐著你的脖子掐到斷氣,你會對他有多少好感?”

  這句話,男人無從反駁,他承認,他是有些莽撞了,可是那是因為他擔心她,他在搶救室的門外站了整整兩天,終于聽到她清醒的消息,過分的擔心竟讓他憤怒到失去了理智。

  她究竟有多討厭他,才會寧可開車自殺也不愿回到他身邊?

  棕色的眸子里明明有抹傷痛,但是他卻依舊死撐著不肯承認。

  “這么對一個女士,你不覺得很不妥么?”沈喬熙一臉鄙視地看著他,“不管我是不是你的未婚妻,既然你都這么認為了,最起碼的照顧會不會?”

  “你讓我照顧?!”席天承怒瞪著一雙眼,她多次背叛他,甚至現在還把她忘得一干二凈,值得他去照顧么?

  “很委屈你么,丈夫照顧妻子,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么?”沈喬熙莞爾一笑,“唔,不照顧也沒關系,你,去把那個……叫什么……”假裝做出一副努力思考的樣子,然后恍然大悟,“哦,席天予,把他叫來,我相信,他一定很愿意照顧我的!”

  這句話,再次挑起男他最深的憤怒,一雙迷人的桃花眼里此刻滿是嗜血的陰冷,湊到她的面前,用吃人的語氣,一字一字的說著,“沈喬熙,不管你失憶是真的還是假,就算你忘了我,也休想離開我身邊!”

  沙啞的聲音,帶著最深的恨,也帶著最深的傷痛,“你活著,是我的新娘,就算死了,也只能是我的新尸!”

  我去,跟這個大變態怎么這么難以溝通啊,她覺得醫院環境險惡,只是想要讓他保護她而已啊,她只是拉不下臉,不想說的那么直白,這廝怎么就不懂呢?

  “女人,你那一臉失望是什么意思!?”她就那么不想待在他身邊么?

  沈喬熙不去看他,漆黑的眸子,轉而看向天花板,那里,有潮霧漸漸匯聚,映著燈光,明亮得驚心動魄!

  既然硬的不行,那么她來軟的,美人計,美人計行不行!?

  “你做什么?”席天承一臉的驚愕,她的眼睛,漂亮得不可思議,讓他突然間,有些不知所措。

  “是不是我臉毀了,所以你不在意我了?”剛剛還是女王風,現在立刻變成了嬌弱的小蘿莉,伸手,抓住他的衣服,“那你走吧,反正,我也是個沒人要的。”

  “……”所有的憤怒,頓時消散,“喂,沈喬熙,你吃錯藥了?”

  “知道我會吃錯藥,為什么不在我身邊好好的保護我?”沈喬熙看著他,拉了拉他的衣角,“我只有你了。”

  這句“我只有你了”,讓席天承的心軟的一塌糊涂,以前,她也很軟弱的,他對她吼一句,她就開始不停的哭,他最頭痛的就是女人哭了。

  然而,現在的她,沒有哭,但是似乎比哭更能讓他心軟,她的眼睛,明亮得像是最刺眼的陽光,瞬間映到他心底,讓曾經的黑暗,無處藏匿。

  然而事實卻是……

  靠啊,她實在哭不出來啊,她也想流淚,但是……她腦子一片空白,毛事都想不起來,哭個毛線啊!

  “要我親自照顧你,可以,拿條件來換!”席天承一臉魅惑地看著她,“爺從來不肯做賠本的買賣!”

  “……”沈喬熙想問候他全家!

  如果不是感染讓她差點去見閻王,如果不是環境不明需要他的保護,白癡才在這里跟他浪費口舌,早就一腳把這個可惡的妖孽踹走了。

  但是,活著才是最重要的啊,而這個男人是她唯一知道的不會傷害她的人,所以……大女子能屈能伸。

  “好啊!”沈喬熙一口答應,“什么條件,說來聽聽!”

  剛剛還是一副委屈得像是被遺棄的小貓咪的樣子,怎么轉眼之間又是一臉的囂張?女人,你臉上的表情是貼的面膜么?可以隨便的來回撕?

  不過,席天承不得不承認,她還是囂張一點看著比較順眼。

  “不許在我面前提起席天予!”

  “這個是你先說的,我根本就已經忘了他是誰好不好?”沈喬熙根本無力吐槽。

  “第二,不許再用那種仇恨的眼睛看著我!”那樣,就好像他是她一切災難的根源,好像只有離開他,她才能解脫,好像……好像她的幸福,與他無關!

  “只要你不隨便掐我脖子要我死,我恨你干嘛?”這一切還不都是他自找的?“第三呢?”

  說到這里,席天承的唇角斜起一抹誘人的笑意,湊近她,“我要你的心!”

  “……”沈喬熙已經不想吐槽了,目前她掌握的情況是,這個男人,有狂躁癥,而且情商極低!

  “女人,你那一臉鄙視是什么意思!?”席天承驟然憤怒,她就那么不想交出她的心么?

  沈喬熙拿著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左胸口,“心在這里,拿不走就怪自己沒本事!”

  然而,寬厚的手掌下,是她的……胸……

  空間,一下子變得曖昧了,女人,他不是沒有碰過,只是為什么這個時候,他的手開始酥麻了?

  “咳,你身體還沒好,這種曖昧的事情,還是緩緩再說吧!”席天承相當君子地收回了自己手,然而唇角,卻斜起一抹不經意的笑容。

  身體……很有料嘛!

  “曖昧?”沈喬熙不懂,她有曖昧么?

  而席天承一雙桃花眼里滿是妖嬈的邪魅,低頭,湊近她的臉,“把我的手放在你的胸上,還說讓我自己拿,你確定你不是在暗示著什么?”低沉的聲音,呵著曖昧的熱氣。

  “……”沈喬熙瞬間紅了臉,靠啊,她居然忘記了,心臟的旁邊就是胸……

  “別急,好好養傷,等你的身體可以了,我自然會來取,嗯?”

  曖昧的聲音,讓沈喬熙瞬間如觸電一般,順便再得出一個結論,這個男人,是一頭種豬!

同類文摘

棋牌室租赁合同
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飞鱼白条入口 北京赛场pk直播 7月27号大乐透开奖结果 青海快3电子图 腾讯分分彩必中计划破解 老时时2星怎么买 彩96app下载 广西双彩开奖历史走势图 江西时时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