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重生嬌妻總裁老公太難纏小說在線章節免費閱讀

重生嬌妻:總裁老公太難纏

時間:作者:主角:

重生嬌妻:總裁老公太難纏小說是一本都市言情類的小說,重生嬌妻:總裁老公太難纏講述的是:蘇芮的前生就是個笑話,錯信惡人,為保清節而懷子自殺。天意眷顧,蘇芮涅槃重生回到結婚當天,一紙休書,“夜斯琛,我們離婚吧!”“離婚?”夜斯琛緊捏蘇芮的下顎,嘴角勾起一絲嘲諷:“這就是你的新把戲?欲擒故縱?”“無所謂!”這一世,她發誓要為前世的自己和孩子報仇,不再唯唯諾諾.........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重生嬌妻:總裁老公太難纏》小說,這本小說屬于都市言情類型,小說為大家帶來完本章節,先看一下簡介吧:蘇芮的前生就是個笑話,錯信惡人,為保清節而懷子自殺。天意眷顧,蘇芮涅槃重生回到結婚當天,一紙休書,“夜斯琛,我們離婚吧!”“離婚?”夜斯琛緊捏蘇芮的下顎,嘴角勾起一絲嘲諷:“這就是你的新把戲?欲擒故縱?”“無所謂!”這一世,她發誓要為前世的自己和孩子報仇,不再唯唯諾諾......

第二章欲擒故縱?

夜斯琛眼里的怒氣接踵而至,看向蘇芮,嘴角勾起了一絲嘲諷的笑容:“蘇芮,這就是你的新把戲,離婚?欲擒故縱?”

蘇芮一愣,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夜斯琛在說些什么。

“怎么?被我戳中了?沒話說了?”

夜斯琛在聽蘇芮說離婚就覺得是個笑話,這女人呢如此費盡心思嫁到夜家又怎么可能離婚。

“夜斯琛,我說的是真的,你要不信,你立刻就律師過來辦理離婚手續,我馬上收拾東西離開夜家,以后兩人誰也不欠誰,我也不會再糾纏你。”蘇芮堅決的說道。

夜斯琛臉色一沉,“蘇芮,我告訴你,這個婚不是你想離就能離的,就算是要離也是我開口,還輪不到你開口。”

蘇芮:那你倒是開口啊!

看得出,夜斯琛是真的生氣了,沒有再說話直接離開了書房。

“誒……夜斯琛。”

她話還沒說完怎么就走了,蘇芮嘆了口氣,看來想要順利將這婚給離了有些難啊!

夜斯琛這一走就是三天,蘇芮每天都等到十一點多依舊無人回歸。

小禾并不知道蘇芮提出了離婚,在廚房內悄悄撥打了夜傾城的電話。

“傾城小姐,少爺這些天都沒有回家,蘇芮每天都等到十一點多,嘖嘖,我看啊,兩人就算是結婚了也沒戲,不要我們動手,早晚都會分開的。”

蘇芮就站在廚房門口也沒有打斷小禾,目光微沉,她的猜測果然不錯。

今晚,蘇芮依舊等到了十點多,原本以為無望了,而就在她剛剛起身,門外就傳來的腳步聲,夜斯琛的身影緩緩出現。

兩道視線交匯在一起,一時之間,氣氛有些怪異。

夜斯琛淡淡的瞥了一眼蘇芮,沒有說話,徑直走上了樓。

蘇芮連忙跟上,“夜斯琛,你站住,我們好好談談。”

夜斯琛臉色一沉,這女人還真是演上癮了,他并沒有理會蘇芮。

直到走上房間關門的瞬間,“啊!”蘇芮的聲音傳來。

看著自己被門夾的有些紅腫的手指,蘇芮皺了皺眉倒吸了一口涼氣,眼里也有幾滴淚水在打轉著。

不過也硬生生的憋回去了,趁著這時候,立馬推開房門走到夜斯琛面前。

“出去。”夜斯琛語氣淡漠,絲毫沒有心疼蘇芮手指受傷。

“夜斯琛,我們談談。”還沒等夜斯琛回話,蘇芮又立刻開口:“我們離婚吧,和平離婚,我不要夜家的一分錢,離婚后我保證不在糾纏你,對于夜家的所有事情也都……”

蘇芮話還沒說完,在自己始料不及之時,就被夜斯琛一個轉身而后整個人都壓在了門口,熾熱的男性氣息也隨即撲面而來,一下子就弄得蘇芮很是不自在。

“夜斯琛,你……干嘛!”蘇芮想要掙脫夜斯琛的束縛,卻不料夜斯琛的大手在將自己身上的睡衣一撕。

身子突然傳來的冰涼使得蘇芮身體一僵,緊接著毫不猶豫的一巴掌打在了夜斯琛的臉上。

伴隨著屈辱與惱怒的聲音,“夜斯琛,你瘋了!”

夜斯琛顯然被這巴掌打的有些錯愕,眼眸猩紅,而后整個人都散發著陰冷的氣息,一把抓住蘇芮整在整理衣服的手。

手腕傳來的疼痛使得蘇芮表情微變,“夜斯琛,你放開我。”掙扎的力氣又是顯得那么的無濟于事。

夜斯琛嘴角勾起一絲嘲諷,“我瘋了,蘇芮,我只是要你認清現實,想著這樣水性楊花的人就算你脫完了站在我面前我也絲毫沒有反應,所以不要再試圖耍什么心機,也不要再讓我聽到離婚兩個字。”

夜斯琛面色很是冰冷,頓了頓,又再次開口:“這婚遲早是會離但是不是現在,也不是你蘇芮可以提出來的,安安分分做好你夜家少奶奶。”

夜斯琛絲毫不留情的話語仿佛就如刀一般一字一句的插進蘇芮的心里,她的臉色一下變得煞白,幾乎站不穩,蒼白的唇血色盡褪。

委屈,羞辱,不堪……

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但是她依舊沒有讓自己眼眶里的淚水流下來,倔強的抬起頭看向夜斯琛。

“好,夜斯琛,我等你開口離婚,但是希望這期間你不要后悔。”說完蘇芮打開房門離開了。

轉身一刻,眼里的淚水也再也止不住的留了下來。

傭人們在看到蘇芮衣衫不整的走出來的時候,又是一陣指指點點。

“嘖嘖,這少夫人怎么這么不要臉,少爺都不喜歡她還主動送上門。”

“所以說,估計是寂寞難耐才會在結婚典禮找男人唄!”

“真是心疼少爺,多好的一個男人啊!”

“……”

小禾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立刻給了夜傾城再次撥打了電話。

回到房間后,蘇芮擦干眼淚,百感交集過后也得出了一個結論,自己上輩子眼瞎了。

蘇芮眼里微微閃爍,再次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三天后,原本夜家少奶奶在大婚上勾引保鏢的事情好不容易平息下去了,就在大家還不容易接受了蘇芮真的嫁給了夜斯琛這件事后,幾張照片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

蘇芮在酒吧和男人狂歡,蘇芮和男人進進出出酒店等蘇芮和各式各樣男子的親密照。

蘇芮長相本就很好看,這些照片上的男子也很帥,關鍵是這些照片除了親密之外可以看到蘇芮臉上掛著笑容,間接可以看出來她是自愿的。

總結下來就是,夜家少奶奶出軌了,夜大少結婚沒一個星期再次被綠了。

大家看到照片以及流言蜚語的第一瞬間就是漫罵蘇芮,然后一部分人則是嘲笑夜家。

蘇芮的目的也間接達到了,夜斯琛不想離婚估計是因為嫌自己被綠得還不夠慘,這些謠言一傳出夜家的臉往哪擱,如果夜斯琛還不離婚只能說他心胸實在是太寬廣了。

蘇芮承認自己的行為很是幼稚,但是比起這些,她更想離開夜家。

事發之后,蘇家打電話過來,夜家打電話過來,蘇芮的手機可是說是被打爆了,但是她現在還不想理會這些。

小禾站在一旁看著蘇芮悠閑的喝著咖啡,可以說是更加懵逼了。

難道這真是蘇芮為了引起夜斯琛的注意力而做的把戲,那這女人是心機太深還是太蠢了。

而此時,夜氏大樓的會議室,四周的空氣如同死了一般,靜得嚇人。

因為會議室的大屏幕上,呈現的正是蘇芮和男子的親密照。

至于這些照片為什么會出現在會議室的熒屏上,小助理來到公司后就聽說了關于蘇芮的新聞,然后將照片保存在了U盤上本大打算回去和閨蜜分享,但是在調出資料的時候意外調成了照片,然后就………

他們的總裁當眾被戴綠帽子了。

小助理低著頭,簡直想死的心都有了,這關也不是不關也不是。

夜斯琛盯著大屏幕,整個人身上散發的氣息猶豫地獄走出的魔鬼一般,沉的嚇人。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這是蘇芮的近照,他怎么說的這女人提出離婚后這幾天就安靜了。

呵,原來如此。

蘇芮一番打扮后哼著小歌正打算出門逛街,順便再弄出點緋聞,報仇這樣的事情急不來,反正她有大把時光造作。

不過某人顯然比她快一步,蘇芮才剛走到門口就和夜斯琛撞上了。

蘇芮嘴角淡淡一笑,“夜大少舍得回來啦,是不是要把我趕出夜家了,好,給我離婚協議,保證馬不停蹄的滾。”

夜斯琛看著面前打扮妖嬈的女子,一臉的挑釁,整個人都怒了。

“蘇芮,誰給你的資本這樣做?真以為我不敢離婚?”

“呵,誰給的資本,自己啊,畢竟我蘇芮正如你所說就是水性楊花的女人,所以要離婚趕緊的,否則我真不敢保證接下來還會做出什么,例如弄個孩子出來你說怎樣呢~”蘇芮玩弄著指甲,嘴角還掛著笑意,若無其事的說道。

原本以為都這樣了夜斯琛就算不答應離婚也得氣瘋了吧!但是某大少爺的行為總是讓人猜不透的。

夜斯琛嘴角勾起一絲詭異的笑容,看得蘇芮有些發毛,不屑地開口道:“蘇芮,我不管你處于什么目的,是否是真的想要離婚,但是你真以為離婚了你會好過?蘇家會好過?蘇氏會好過?”

話音落下,蘇芮撫摸著指甲的手指瞬間僵硬住了,她抬頭看向夜斯琛,他在威脅自己,偏偏,她被威脅了,她無可奈何。

她自己會不會好過她清楚,蘇家不好過她放鞭炮慶祝,但是蘇氏……

蘇芮雖然討厭蘇家,但是蘇氏是她母親和蘇易天一手創建,里面有著母親的心血。

蘇氏這幾年的發展并不樂觀,也是最近與夜氏合作才有了起色,這也是為什么蘇芮的緋聞一出蘇家急忙打電話過來的原因了。

如果夜氏撤了與蘇氏的合作再進行一番打壓……蘇芮不敢想象后果。

夜斯琛見狀,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蘇芮,別試圖挑戰我的底線,否則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做玩火自焚。”

說完之后,夜斯琛就離開了。

蘇芮垂眸,愣愣的站在原地,這種被人威脅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為什么,為什么重活一世她還在要帶著這個地方遭受這樣的待遇?

夜斯琛離開沒多久夜傾城就出現在了別墅,小禾的態度格外的好,知道原因蘇芮倒是一點也不驚訝。

兩人坐在沙發上,夜傾城就急忙問道:“蘇芮,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哥哥沒事吧,他沒誤會你吧!”

蘇芮抿了抿嘴沒有說話,夜傾城的話已經表明立場是相信蘇芮了,換做以前蘇芮又是一番感動,不過現在……

只聽見夜傾城沉思了一番,然后繼續開口:“你說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奇不奇怪?你想想,先是你被人誣陷,緊接著又有照片傳出,該不會是有人故意陷害吧!”

蘇芮今天才發現這夜傾城真能裝,這是戲精轉世吧!

想了想蘇芮淡淡一笑,掩飾住自己對夜傾城的恨意,“謝謝你,傾城,這么信任我。”

第三章 進入夜氏

夜傾城握住了蘇芮的手,“你是我哥哥的妻子,我不信你信誰!蘇芮,你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我講,我好為你出謀劃策!”

蘇芮嘴角勾起一絲諷刺,這話她以前也聽過,還很蠢的什么事都跟夜傾城將。結果呢,她差點沒命,她的孩子死去,這就是夜傾城所謂的出謀劃策。

蘇芮不動聲色的將手移開,故意一語雙關道:“你和你哥還真像。”

“什么?”夜傾城疑惑,有些不明這話的意思。

“一出事都無條件的相信我,剛才深還回家了呢,問我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他說一定會幫我出氣的。”

話音落下,夜傾城眼里閃過一絲不可置信,哥哥怎么會是這個態度?

看著夜傾城這么驚訝的樣子,蘇芮心情變得很好,繼續假言假意:“要這些照片真是事實,依照你哥那脾氣還不得馬上把我休了,你說是吧!”

經過一番考慮,蘇芮也想清楚了,既然夜傾城喜歡的是夜斯琛,那這婚就不離了,看著自己能得到夜傾城愛而不得的男人那才叫爽。

夜傾城嘴角扯起一絲僵硬的笑容,“見你們感情這么好,那我也就放心了。”

不過想想夜傾城還是不相信的,不是說昨晚蘇芮還哭著從夜斯琛的房間里跑出來嗎?到底怎么回事。

直到離開別墅,夜傾城整個人都是渾渾噩噩的。

蘇芮淡淡一笑,夜傾城,這才是剛剛開始。

“小禾,我餓了,給我做飯。”

小禾剛才一直站在旁邊聽著兩人的對話,原本同夜傾城一樣疑惑,正在思索中就聽見蘇芮的聲音。

她眼里閃過一絲厭煩,不知是小禾的錯覺還是什么的,蘇芮就像是故意針對她似的,別墅這么多傭人,泡咖啡叫她,想吃東西叫她,什么都叫她,這飯做了蘇芮也就吃一點就倒了。

看著小禾怨氣的走進廚房,蘇芮勾唇一笑,她當然是故意的。

吃過飯后蘇芮就將自己關在房間了,嗯找工作,蘇芮的學歷其實很高,但是之前被灌了留在家里相夫教子的態度也就沒有外出找工作。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她還要奪回蘇氏,她不能一直被夜斯琛掌控,所以她要找工作磨煉自己。

無意間蘇芮瞥見夜氏的官方網正在招秘書,蘇芮雙手拖著下巴,最后將簡歷發給了夜氏。

其實當夜斯琛的秘書也沒什么壞處,相反,有很多好處,一來可以時不時刺激夜傾城,再者夜氏是國內最大的企業,誰不想進去啊!

兩全其美,這個夜氏,她去定了,秘書之位她也要定了。

——

夜氏的辦事效率很快,第二天,蘇芮就收到了面試的通知。

但也只是面試,盯著這秘書之位的人數不勝數。

夜斯琛作為A市的風云人物,這秘書可就不像挑大白菜一樣簡單了。

今天來面試的一共有十幾人,大家在門口該補妝的補妝,措辭的措辭,總之都緊張得不得了。

這時候,耳邊傳來噠噠噠的聲音,眾人的目光抬眸看向面前剛剛走來的女子,一身黑白色的職業套裝,波浪卷的的長發高高盤起,精致的臉龐化上了淡淡的妝容,一身普普通通的打扮,卻美得好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果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同時間大家也認出了這是蘇芮,夜太太。

蘇芮在邊上找了個位置做了下來,而人群之中瞬間炸了。

“什么情況,蘇芮坐在這干嘛,這蘇芮是來面試的?”

“這……看樣子還真是啊!”

“那我們來干嘛,我們能pk得過夜太太?這整個公司都是人家的好吧!”

“這還真說不準呢,你們覺得夜少會喜歡一個不知檢點的女人,沒準是來刷存在感的呢!”

“我也覺得,這估計是來等也夜少的吧,還玩起制服誘惑了。”

蘇芮也沒有理會眾人的嘲笑和目光,而是翻看這夜氏的資料。

其實夜斯琛這個人真的很厲害,年紀輕輕就成為了商場上叱咤風云的人物,這樣優秀的男人,蘇芮當初會喜歡她也不奇怪了。

而這時候,進去會議室的人也陸陸續續走出來了,小助理念到蘇芮的名字也很是驚訝,確定一番之后才反應過來夜太太竟然來面試助理之位了,總裁知道還是不知道?他要不要通知一聲?

直到蘇芮走進會議室,眾人才真真正正反應過來蘇芮是來面試的,而不是來刷存在感的,更沒有什么制服誘惑。

相比外面的熱鬧,會議室就顯得比較安靜。

秘書位置是夜斯琛親自面試,他抬眸看著面前的女子,既驚訝又驚艷,隨即變成了厭惡。

然后目光看向小助理,小助理一副我也不知道的神色。

夜斯琛這才淡淡的開口:“出去。”

蘇芮在夜斯琛的對面找了個位置做了下來,清冷的聲音開口道:“我是來面試秘書職位的。”

夜斯琛眼里閃過一絲諷刺,昨天還在提離婚,今早就來面試秘書職位,他還真的差點相信這個女人轉性了。

“出去。”夜斯琛再次重復。

“都說了我是來面試秘書之位的,夜斯琛,我知道你討厭我,但是我相信你應該是個公私分明的人吧!”

蘇芮挑釁的話語落下,會議室里的氣氛變得既安靜又詭異,小助理站在一旁嚇得直冒冷汗,她是不是該回避一下?

半晌后,夜斯琛嘲笑:“你有任何工作經驗嗎?你除了學歷什么都沒有憑什么應聘這個職位,我的身邊可不允許有庸人。”

蘇芮也不尷尬,淡然的回道:“所以,你給我開個后門唄,反正經驗都是積累起來的嘛!”

夜斯琛無語,你剛才還說我是個公私分明的人現在叫我給你開后門?

見夜斯琛沒有說話,蘇芮繼續趁熱打鐵,“畢竟我下了這么大的血本都沒能離婚,總得撈點好處吧!要么離婚,要么讓我進入公司。”

助理仿佛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離婚,媽媽咪呀,她待會該不會被殺人滅口吧!

會議室里的氣氛再次陷入了安靜之中,蘇芮和夜斯琛就這么僵持著,誰也不讓誰。

而此時,門外的面試人員可以說是等瘋了,之前進去面試的最快三十秒出來,最慢的也就兩分鐘,這十分鐘都過去了,里面到底什么情況啊!

夜斯琛看著神色淡然的蘇芮,他悠然一笑,帶著危險的語氣問道:“你確定你真的想進入夜氏?當這個總裁秘書嗎?”

“確定!”

蘇芮當然知道夜斯琛有多討厭自己,進入公司之后作為下屬的她肯定不會好過,但是她就喜歡挑戰危險。

夜斯琛冷笑,“蘇芮,我會讓你后悔今天這個愚蠢的決定。”

沒過多久,門外面試的人就被請了回去,也間接代表著這秘書之位是蘇芮的了。

外面的人可以說是一臉懵逼了,所以說,她們今天是來當陪襯了,至少讓他們先見過一面夜斯琛啊!

面試過后蘇芮就正式上任了,到人事部辦理入職手續,聽著小助理跟她講著當總裁秘書需要注意什么。

一個下午,蘇芮覺得自己忙得昏天暗地,整個人腦子都不夠用了,不過這樣的生活倒是比之前有意思多了。

下班后,蘇芮還沒有離開多遠,夜斯琛的車子就停在自己的面前,玻璃窗搖下,出現在自己眼前便是那妖孽的臉龐。

夜斯琛不耐煩的語氣,冷聲說了兩個字:“上車。”

蘇芮都察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夜斯琛接自己下班?開什么玩笑,他今天是怎么奴役自己的,打一巴掌再給一顆糖?

不過蘇芮顯然想多了,坐到副駕駛后她才想起一個事,今天夜家似乎舉辦家宴。

事實也證明她沒有記錯,車子一路朝夜家祖宅的方向開去。

蘇芮的目光不禁冷了下來,她知道自己待會要面對很多東西。

上輩子家宴,是蘇芮在結婚發生丑聞后第一次和夜斯琛見面,她被安排了和夜斯琛住在一起。

她依稀記得,當時夜斯琛喝醉了酒兩人發生了關系,第二天夜斯琛一口咬定是她動的手腳,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夜斯琛更加討厭自己了。

現在想想,究竟是誰在背后搗鬼的也不言而喻了。

車廂里一片安靜,夜斯琛莫名有些不習慣如此的蘇芮。

以前兩人也時不時見面,蘇芮總是刻意找話題和自己聊天,就算自己不搭理她,她也會說個不停。

但是現在……這個女人吃錯藥了?怎么一路上都這么安靜,這倒讓夜斯琛略微不適應。

車子很快就來到了祖宅,進門時夜傾城很快就跑出來迎接。

“哥哥,你們可來了,我們等你好久了。”

夜傾城穿著一件白色的裙子,她臉上無時無刻都帶著笑容,給人一種安靜無暇的感覺。

這樣一張清純無暇的皮囊,估計任誰也想不到內心是怎樣步步為營,把她推向人生黑暗的深淵的吧!

夜斯琛和夜傾城關系很好,他淡淡一笑,可以看出很是寵愛。

夜傾城身后還跟著一個小女孩,大概五六歲的樣子,穿著一身公主裙,長得同樣很可愛,但是語氣卻不像是夜傾城那樣友好了。

一雙黑眸直瞪著蘇芮,不開心的說道:“你就是哥哥娶的那個女人啊!”

女孩話音剛落下,就傳來了一道嚴厲的聲音,“安寧,不得無禮,這是你哥哥的妻子,你要尊敬她。”

夜安寧不悅的看著自己的母親,那雙眸子里透露著倔強。

“我才不要,憑什么?她一點也配不上哥哥。”說完之后夜安寧就跑出去了。

夜安寧母親面色有些尷尬,在一旁連忙給蘇芮道歉。

蘇芮垂眸,笑了笑開口說道:“舅媽,沒事的。”

這名女孩叫夜安寧,夜斯琛舅舅的女兒,這幅場景上輩子也發生了,蘇芮當下就追著夜安寧出去了。

不過夜安寧脾氣很倔,至于被誰灌了她蘇芮很渣一點也配不上夜斯琛的思想就不用說了。

兩人就泳池邊吵了起來,夜安寧無意間掉落到了水里,被撈上來之后一口咬定是蘇芮推的她,蘇芮依稀記得當時的情景,所有人都指責著她。

“人家小孩不懂事,隨口說了你幾句,你沒必要把人家推下水吧!”

想了想蘇芮也沒有再追出去,家宴來了很多人,夜斯琛的大姨媽二姑媽什么的遠方親戚都來了,見狀,有人低聲嘲諷:“嘖嘖,連個小孩都覺得她不配,她有什么資格做夜少奶奶啊!”

同類文摘

棋牌室租赁合同
百姓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 456棋牌大厅完整版 99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 555棋牌游戏官网 大连天健棋牌网 棋牌游戏开发低价抠114-565 链接棋牌开发 91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0金币提现棋牌 集结号棋牌推荐人 棋牌连连看 电玩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赚钱 星月棋牌游戏下载
彩票双面盘怎么看 安徽福利彩票中心 牛牛作弊器 本期七星彩开奖直播 新时时彩五星遗漏 捕鱼达人 江苏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葫芦娃礼包兑换码 甘肃11选5大小走势图